萝卜小说网提供妙手天尊最新章节完整精校版
萝卜小说网
萝卜小说网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同人小说 玄幻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乡村小说 穿越小说 言情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免费的小说 往事追忆 出轨自白 缱绻母心 苦难历程 婚婚慾醉 虐恋往事 母爱光辉 心在堕落 清霜如月 易子而交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萝卜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妙手天尊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42  时间:2019/11/25  字数:15049 
上一章   第 九 章 阴谋出现    下一章 ( → )
赵向基一见覃双双竟然真的要向自己下跪,慌忙拂出柔劲托住她,同时叹道:“好吧!不过,你帮我照顾霜云!”

  “谢谢!你快去吧!”

  赵向基立即跟着那名俏婢快步离去。

  他掠回原位,果然看见一位修伟锦服青年正和艾宝健拱手行礼,时隔近十,艾宝健更俊逸了!

  他那沉稳的身子及凌厉的眼神配合那把寒光耀眼的“苍穹剑”简直就是一具坚强的铁人。

  那位锦服青年弓身缓行,沿着艾宝健的四周寻找隙,握剑之右手更是青筋毕,分明紧张至极。

  赵向基暗叹道:“此人死定了!”(此页图档不清)

  迹处处,三位青年惴惴不安地和天外醉客坐

  公孙霖却正以企盼的眼神望向赵向基。

  “略知一二,

  “很难!因为已经进入单循环比武,你无法队。”

  “这…在下可否借仇隙上场截他?”

  “这…你们不是童年好友吗?”

  “不错!我和他自幼相处七八年了,可是,我不忍心看他再错下去。”

  “少侠,你的精神令人佩服,待会再上台去!唉!”

  他的叹声刚起,锦服青年已经以“潇潇夜雨”疾攻而去,这招进可攻退可守,而且拿捏得甚稳,不愧为昆仑高手。

  倏见艾宝健回身旋剑,一挑及一戳“呛”一声,锦服青年手中之剑已被削断,口已被“苍穹剑”戳入。

  “你…这是何招?”

  “苍穹一剑!”

  右臂一,滑退丈余。

  血箭一,锦服青年惨叫一声,立即趴地气绝!

  台下一阵哗然。

  十余人立即持剑上台。

  公孙霖忙喝道:“住手!请住手!”

  天外醉客却似入定老僧般端坐不动。

  那十五人乃是昆仑派好手,他们在盛怒之下,将公孙霖之话当作耳边风,齐吼一声,扬剑疾扑而上。

  公孙权立即和二十余名健汉自台前四周疾掠而上。

  迟了!双方已经短兵相接!

  艾宝健在今天一大早就跟着妙手天尊入堡,由于没有“贵宾函”他们两人只好默默地在北边罚站。

  妙手天尊心知他急于扬名立万。不停地向他解说入席贵宾之来历,武功特长以及如何以苍穹一剑破解。

  两个时辰下来,艾宝健已经受益不浅!

  他的信心更足了!

  他迫不及待地要上台了!

  妙手天尊不但故意压抑他的焦急,而且在赵向基以玄功托住石勇之后,故意渲染赵向基的传闻事迹。

  艾宝健的怒火更涨了!

  尤其在天外醉客两度吴启聪跪叩及高喊“霹雳公子”之后,他更是气得暗暗咬牙切齿不已!

  好不容易等到赵向基离去妙手天尊才放他上台。

  他一上台,龚沧三人不由神色大变!

  因为,他们发现眼前这位青年的相貌酷肖某个人呀!

  因此,龚沧徒手上前接招。

  哪知,他尚未接下第二式,脑瓜子便“离家出走”了。

  相貌威猛的齐渊鹤取出判官笔接招,可是,仍在第三式中被贯穿口,瞪目张口田地而亡。

  就在众人惊哗声中,华清溪也上阵了,他虽然仗着绝顶轻功闪过一命,双膝却已经齐膝分家了。

  他再也跳不起来了。

  公孙霖被迫请出四位入围者,同时以签采取“单循环比武”以获胜场次数最多者为优胜者。

  艾宝健与那位昆仑好手中一、二号,因此先行比武。

  艾宝健连胜四人,正在雄心万丈,突见十二名高手齐攻而至,他毫不犹豫地使出全力上前击了!

  “呛…”击中,钢剑纷断!

  惨叫声中,计有八人倒地。

  不过,艾宝健并没有占太多的便宜,他吃亏在缺少对付围攻的实战经验,右小臂及左大腿各中了一剑。

  那四人正趁胜追击,公孙权诸人已经拦入中央,站在远处的公孙霖立即吼道:“青云道长何在?”

  台下立即站起一位中年道士,道:“贫道在此!”

  “贵派此举有何用意?”

  “贫道无能,无法约束门人,尚祈恕罪!”

  “罢了!本堡主后再登贵派处理此事,吩咐他们下去吧!”

  青云道长长叹一声,倏地举掌自碎天灵。

  赵向基早已瞧见他当众受辱,脸生悲愤,因此,对方刚举掌,他已经弹出指风点住对方的“曲池”然后掠上台。

  其余的四人一见师叔此举,愧然地挟着尸体下台。

  公孙霖一见赵向基已经上台,心中一宽,右手立即一挥。

  公孙权诸人立即下台。

  赵向基望着凝视自己的艾宝健,苦笑道:“阿健,想不到咱们会在这种情况之下会面,先止血吧!”

  说着,倒出三粒灵药走了过去。

  “站住!”

  “阿健,先止血再说吧!”

  “少假惺惺啦!赵向基,你如今发啦!你如今神啦!你这个霹雳公子已经够威风啦!你何必再假仁假义呢?”

  “阿健,你冷静点!我哪儿对不起你啦!”

  “哈哈!没有!你这个大英雄并没有对不起我!”

  “阿健,别冲动,先止血吧!”

  说着,将那三粒药丸弹了过去。

  艾宝健冷哼一声,宝剑一挥,立即将那三粒药丸绞碎。

  “阿健,你再如此冲动,别怪我动强了!”

  “来呀!咱们自幼一直较量,一直是由你占上风,不过,你今可就无法胜过我这把宝剑及‘苍穹一剑’了!”

  “我如果胜了你呢?”

  “你配吗?”

  寒芒疾闪,愤怒织成一团寒芒疾罩向赵向基,他的人也似厉鬼追魂般骤扑而上。

  赵向基使出“飘絮身法”边闪边道:“阿健,你忘了局主及夫人的苦心栽培,双双对你的期待吗?”

  “住口!住口!住口…”

  他拼命地喊着,出招更疾了!

  暮色中,只见寒芒所幻成的剑气紧紧地罩着赵向基的灰色身子,不由令众人暗暗地捏了把冷汗。

  尤其,隐在入口窥伺的公孙敏及孟媛媛更是手心猛捏冷汗。

  赵向基一见压力越来越大,倏地聚功暴吼一声:“阿…健…”右臂一挥,寒芒冲天时出,那把“苍穹剑”已经向半空中。

  艾宝健闷哼一声,踉跄连退。

  众人立即轰然叫好!

  赵向基却将右手一招,将疾坠而下的“苍穹剑”入手中,然后,倒捏剑尖缓缓地走向艾宝健。

  艾宝健的部急促起伏,伤口鲜血连滴,脸色苍白,不过,却仍被那些喝采声得恨恨地盯着赵向基。

  赵向基走到他的身前,倒递出“苍穹剑”恳切地道:“阿健,你还记得你要在二十九岁接掌武林盟主之豪气吗?”

  一声:“住口!”暴吼之后,艾宝健倏然握住剑把猛力一戳。

  四周立即惊叫连连!

  赵向基一发狠,仗着蛟衫及一身通玄功力,疾运功力于左腹,一动也不动地望着艾宝健。

  ‘噗!”一声“苍穹剑”不愧为上古奇兵,它居然穿破蛟衫及赵向基的护身真气,戳入他的左腹寸余深。

  “你…你为何不闪?”说着,松剑后退。

  “因为,你是我的好兄弟!”

  说着,双指朝剑叶一捏。

  “叭”一声,经过千锤百炼的“苍穹剑”立即被捏断。

  赵向基仍然倒递出“苍穹剑”道:“阿健,跟我回金陵,好吗?”

  他厉吼一声:“不要!”夺过“苍穹剑”疾掠下台。

  众人吓得纷纷躲闪。

  艾宝健却带着厉吼疾纵而去,没多久,便消失于暮色中。

  天外醉客忙上前,道:“主人,让老奴瞧瞧你的伤势。”

  众人乍听此言,全怔住了!

  赵向基摇摇头,拱手朝四周作个环揖,朗声道:“各位前辈,请听晚辈赵向基说几句心中之话…”

  说着,剑眉不由-皱!

  因为,他强提真气,腹中之断剑已经在抗议了。

  不过,他仍然扬声道:“方才那人名叫艾宝健,他的本善良,自幼即崇拜邓盟主,本月初因误会离开了龙虎镖局。

  此番,他的功力突增,又突有‘苍穹一剑’及‘苍穹剑’,他必定是受了有心人之指使,请各位前辈,尤其是昆仑诸位前辈多包涵!”

  说着,已经是满头大汗!

  众人立即低头不语!

  因为,梁子已结深,谁敢硬架呢?

  倏听那位傻大个石勇吼道:“赵大侠,俺支持你!”

  赵向基道:“谢谢!”

  公孙霖忙道:“赵少侠,此事由我来处理,你快下去疗伤吧!”

  赵向基道:“谢谢!”立即望向天外醉客。

  天外醉客上前疾封住他的左腹附近大,伸臂抱起他疾掠而去。

  公孙霖倏地喝道:“掌灯!”

  百余道人影立即向各处掠去。

  不久,广场亮如白昼,高台更是一片澄亮!

  公孙霖朝那三位立在台上的入围者,正道:“本堡主决定将小女嫁给赵少侠,三位少侠有何意见?”

  “是适当人选!”

  “恭喜!”

  “恭喜!”

  公孙霖欣然道:“三位不愧是名门高徒,本堡主佩服,请下台歇息吧!”

  “是!”三人离去之后,公孙霖朗声道:“本堡主郑重地宣布几件事,第一,赵向基少侠已是本堡主之婿。

  第二,从今以后,愚婿之事就是本堡之事,希望各位至亲好友多赏面子,予以多加包涵。

  第三,本堡在广场备有茶淡饭,素桌另有人引导,希望各位至亲好友多加享用。

  第四,今盛会尚有孟媛媛姑娘演剑未办,现在请各位至亲好友以最热烈的掌声,孟姑娘上台演剑!”

  四周立即哄然喝彩鼓掌。

  孟媛媛含笑上台了,她婷婷玉立于台中央,一直等到四周平静之后,脆声道:“谢谢!谢谢各位前辈的鼓励。

  小女子在献丑之前,有一句话要说,赵向基少侠是个百年来仅见的奇才,你们一定要支持他,否则,悔之莫及!”

  说完,剑出招,疾速地跃动着。

  就在众人如痴如醉之中,她已经收剑飘然下台回房了。

  *  *  *

  此时的赵向基正在昏睡中。

  天外醉客拭汗捏着那截剑尖,苦笑道:“奇迹!若换成别人,早已断气了!”傅霜云拭泪问道:“前辈!”

  “夫人,请直呼老奴之号,老奴号为醉猫!”

  “这…他真的险了吗?”

  “不错!主人的体质特强,不出一周即可下,只是,一个月之内不宜运功。”

  “谢谢!我会注意的!”

  “夫人,你也要多保重身子,老奴告辞!”

  说着,立即行礼离去。

  房中顿时只剩覃双双及傅霜云两人,只听覃双双道:“云姐,你歇会吧!”

  “我不累,双妹,阿健怎会如此呢?”

  “我也不知道呀!他一向很斯文、冷静呀!”

  “这其中一定另有曲折!”

  “唉!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倏见一位俏婢行入,问道:“赵夫人,丐帮郭巡察想来探视赵少侠之伤势,不知是否方便让他进来?”

  “快请!”

  “是!”不久,郭义已经入房,他行礼之后,问道:“赵少侠的伤势如何?”

  傅霜云含笑道:“已经离险境了,谢谢你的关心!”

  “似这种仁义双全的人太少了,所幸他已无事,在下告辞!”

  覃双双忙道:“郭巡察,可否麻烦贵帮弟兄向家父母传个口信,我要暂留此地!”

  “理当如此!告辞!”

  “谢谢!”

  郭义刚离去,公孙霖夫妇带着公孙权、公孙敏和邓法义夫妇入房,覃双双二人立即含笑相

  他们获悉赵向基已经离险境,皆松了一口气,只听公孙霖含笑道:“赵夫人,我有一事想和你商量…”

  “请说!”

  “区区方才冒昧地当众宣布要将小女嫁给尊夫,你的意思…”

  “这…实不相瞒,我是很赞成这段良缘,否则我不会强行登台,可是,外子却颇为坚持哩!”

  “可否惠告原因?”

  “他情有独锺!”

  说着,双颊一红!

  “赵夫人,似令夫这种仁义双全之人的确难得,我们全家人皆很想将小女托附给他,请你惠予美言成全。”

  “多谢堡主的赞赏,外子醒来之后,我会伺机进言的!”

  “谢谢!夫人的身子不适,这位公子又不方便,可否由小女在此照顾二位?”

  覃双双立即羞赧地取下文士巾及面具,道:“堡主恕罪!”

  “喔!原来是覃姑娘呀!太好啦!有你和小女轮照顾赵少侠及赵夫人,一定更令人放心的!”

  傅霜云感激地道:“太委屈令嫒了!”

  “哪里,应该的,我们告退了!”

  说着,果真立即离去。

  公孙敏羞赧地道:“夫人,你是否有需要我效劳的?”

  “敏妹,别如此客套!你放心!他跑不了的!来!咱们好好地聊聊吧!”

  三女就低笑连连地叙着。

  盏荼时间之后,突见一位俏婢神色慌乱地入房,道:“姑娘,不好了!堡外有五、六十人集体中毒了!”

  “啊!怎么会有此事呢?”

  “咱们堡中的食物全部被人下毒了,堡中亦有二百余人中毒,堡主请你快点去帮忙救人哩!”

  “走吧!”

  覃双双立即也快步跟去。

  傅霜云启窗一见堡中一片混乱,立即低头坐在桌旁。

  不久,倏听一声低咳,一位灰衣人赫然出现在窗口,傅霜云匆匆地朝四周一瞥,立即盈盈下跪,唤道:“爷爷!”

  灰影一闪,灰衣人径对向榻前。

  傅霜云神色大变;唤声:“不要!”急忙赶到榻旁。

  灰衣人冷哼一声,仔细探视赵向基一阵子之后,冷冰冰地望着她,道:“丫头,你变了!”

  “没有!云儿不敢!”

  “不敢!方才那句‘不要’是啥意思?”

  “云儿怕您惊醒他,他刚昏睡不久!”

  “你是怕我对他不利吧?”

  “不是!爷爷苦心栽培他,怎会对他不利呢?”

  “嘿嘿!我能栽培他,亦能毁他,你相信吗?”

  “相信!”

  “丫头,你方才在台上怎么啦?”

  “云儿一时岔了气!”

  “丫头,我苦心塑造他为白道领袖,你就安稳地过舒服日子吧!记住!在必要时乾他的功力,取而代之,知道吗?”

  “知道!”

  “尽速让他与公孙敏圆房,我会随时安排他与名门之女圆房,以便早完成他的霸业,你懂吗?”

  “懂!”

  “天雷针在不在?”

  她立即自发间取下那支金步摇,轻轻一旋,倒出一支两寸长的蓝汪汪毒针,道:“云儿会在必要时以此针毁了他。”

  “嗯!很好!我已经控制艾宝健那小子,我要他成立一个‘断剑帮’,集合今晚中毒之人展开复仇行动!”

  “祝爷爷早完成心愿!”

  “嘿嘿!一指门的英魂们,你们等着瞧,我妙手天尊绍伦替你们复仇吧!嘿嘿…”笑声中,他已经掠窗而去。

  傅霜云掠至窗旁,目睹他消失之后,关上窗扉默忖着。

  不久,房门“砰砰”两响,她听得心里狂跳,强抑镇定地问道:“谁?”

  “云姐,是我,双双,我来拿药!”

  她刚启门,覃双双已经匆匆地道:“情况很糟!童前辈的药丸只能稳住毒势蔓延,他吩咐我来拿阿基的那瓶药。”

  傅霜云立即自赵向基的怀中取出那个瓷瓶交给她。

  覃双双道过谢,立即匆匆地离去。

  哪知,她刚掠入院中不远,倏然身子一颤,立即向前扑倒。

  灰影一闪,妙手天尊已自一簇花丛后闪出,他挟起她,一笑之后,立即向暗处疾掠而去。

  他由北侧堡门出去之后,朝那些捧腹滚地哀嚎之人一瞧,含着狞笑疾掠向远处林中,径自进林疾驰。

  不久,他来到林中空地了,百余名黑衣健汉立即拱手行礼。

  “嘿嘿!解药带了吗?”

  “各备五十份!”

  “很好!开始吧!”

  “是!”百余人迅疾掠去。

  妙手天尊嘿嘿一笑,自覃双双的袋中取出瓷瓶,立即尾随而去。

  不久,那百余名大汉已经掠到现场,只见他们在现场疾闪,每位伤者的口中各被入一粒灰色药丸。

  这批人皆是黑道人物,因此臭味相投地在此地用膳,在毒发之际,人人含恨搏杀义兰堡之人,因此,此时并无该堡之人在此地。

  半个时辰之后,那批人已经能够起身行走了,不过,却无法提聚功力,他们刚自鬼门关转一圈,岂会计较这些呢?

  立听一位黑衣人沉声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诸位请跟在下先离开此地。再伺机向义兰堡讨个公道吧!”

  众人一听有理,立即跟去。

  立即有三十余名黑人押阵而去。

  其余的八十人立即分批到东、西、南堡门外悄悄地劫来黑道人物予以解毒并他们相偕离去。

  这记高招连天龙老人及天外醉客这种老江湖亦被蒙在鼓里,因为,他们正在解救白道各派之主要人物呀!

  一直到天亮之后,四千余名没有及时抢救的人全部到鬼门关去“报到”了,各大门派的元气为之大伤矣!

  近百名各派高手虽然被及时抢救,不过,余毒尚在,正在堡中等候天外醉客指挥堡中配制解药哩!

  至于义兰堡那两百余名中毒者,除了少数十余名重要人物获救之外,亦搭同条船赴地府报到了。

  朝阳再现,公孙霖夫妇默然走过堡内外各个角落之后,相视一叹,回房去开始伤脑筋了!

  四、五千条人命,该如何代呢?

  三千余名黑道人物消失不见,分明是被下毒者救走,这批人迟早会回来寻仇,义兰堡只剩五、六百人,如果招架呢?

  何况,据心腹人物反映,已有三百余人打算“辞职”哩!

  还有,覃双双下落不明,该如何向龙虎镖局代呢?

  一堆难的头疼事儿全部来了!

  公孙霖后悔了!

  他后悔不该不听爱女之劝!

  包!爱现!等着吃苦头吧!

  *  *  *

  翌后本时分,白道群豪相偕离去了,他们在救回一命之后,要返家去好好地调养一阵时期了。

  较令公孙霖安慰的是,白道群豪知道此事另有主谋者,再三保证义兰堡他有难,必会驰援。

  可是,他们忘了自己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呀!他们刚离开义兰堡四、五里远,就遇见了突袭。

  那些人正是由妙手天尊及其子荆承业(亦即赵向基之岳父傅承业)和其媳桂花(思君楼之老鸨),其孙女荆霜媛(亦即孟媛媛)。

  他们全部穿着黑衣劲装,以黑巾蒙而,而且躲在两侧林中之地下,等近百名白道群豪过去之后,先赏他们一批暗器。

  然后,再予以扑杀,等到公孙霖诸人闻讯赶来之时,只能替他们埋葬尸体及心事重重地返堡。

  “墙倒众人推,树倒糊孙散”四五百名堡丁未待食用午膳,每人各领着一笔遣散费各奔前程了。

  公孙霖经此打击,顿增数百灰发,他先吩咐剩下来的近百名堡丁封住东、西、北三个堡门。

  然后,派人以快马持函传入各大门派恭候他们前来兴师问罪了。

  这一切事情全部瞒住赵向基,俾利于他的伤势早康复。

  此时的赵向基以枕垫背靠坐在榻上,正由公孙敏羞赧地喂他进食。

  荆霜云(咱们由此起让她归宗吧!)身心皆疲,昏睡在-旁。

  好半晌之后,赵向基吃完那碗粥,道:“姑娘,谢谢你!请问覃姑娘走了吗?”

  “是的!她是和郭巡察一起走的!”

  “那些观众也走了吗?”

  公孙敏道:“是的!全走了!”

  “姑娘,你的声音怎么咽了?”

  “受了些风寒,没事!”

  “内人唾多久了?”

  “大约一个多时辰吧!她昨夜通宵照顾你!”

  “唉!我不该逞强!姑娘,我…我想…方便一下!”

  “这…你…你稍候!”

  “姑娘,我自己来!”

  “不!你不能动,伤口未愈合哩!我马上来!”

  说着,立即低头离去。

  不久,她低头拿着便盆回房。

  她窘!他更窘!

  偏偏他无法使力,只好任由她颤抖地替他起儒衫,褪下内,更以织指颤按那话儿接下“

  好不容易完事了,她窘得离去了!

  他满脸通红地苦笑了!

  不久,她又回房扶他躺妥,他很想回避这种尴尬的场面,可是,隐隐发疼的伤口,使他根本睡不着,真是难受万分。

  不久,天龙老人及天外醉客入房了,他如获救星地问道:“醉猫,请你大展神通,早疗妥我的伤势吧!”

  “主人,忍着点,先让老奴瞧瞧伤势吧!”

  “轻着点,隐隐生疼哩!”

  天外醉客仔细地瞧过伤口,暗喜道:“天呀!真是奇迹,看来不出三天后,他就可以下榻走动了!”

  但他却故意皱眉,道:“主人,你方才移动过身子吧?”

  “是呀!我总该吃饭吧!”

  “不行啦!动不得啦,你若再动,伤口里面一化脓,一定又要动刀,届时至少要躺半年喔!”

  “半年,你要把我疯呀!”

  “所以,忍着点嘛!”

  “到底要躺多久啦!”

  “六天,至少六天,行了吧?”

  “不能再少一点吗?”

  “不行啦!若换了别人,至少要六个月哩!”

  “好啦!换药吧!”

  “是!”半盏茶时间之后,天外醉客嘘口气,道:“行了!别动!否则,就是自找麻烦!”说着,立即与天龙老人离去。

  “姑娘,你歇会吧!”

  公孙敏道:“我不累!你要不要喝点水?”

  “这…可是,我这样子如何喝呢?”

  “我…我试试看吧!”

  说着,斟了一杯清水走到榻旁。

  只见她蹲跪在榻前,抬右臂轻轻地托高他的头部,再将杯口凑近他的嘴旁,服侍他轻慢咽着。

  好半晌之后,他方始躺回枕上,苦笑道:“想不到我赵向基在艺成之后,居然也会如此的落魄!”

  “少侠,大丈夫能屈能伸,你的仁义作风,已经博得众人的肯定,假以时,必然可以笑傲武林,领导群伦!”

  “不敢当!我没有那种雄心壮志,我只想过着平凡的日子。”

  “真的吗?”

  “不错!江湖生涯纷争不已,难以立身!”

  “你有这身傲世武功,又有三位前辈鼎力相助,正可以纵横江湖大展雄心壮志,何需如何消沉呢?”

  “错了!我并不消沉,义之所在,勇往直前矣!我只是不愿意卷入江湖纷争而已,因为,争名夺利有啥意思呢?”

  “如果江湖形势需要你来领导力挽狂澜呢?”

  “不会如此啦!上有武林盟,中有大门派,下有各方英雄好汉,只要武林盟主登高一呼,不就天下太平了吗?”

  “提起武林盟,我想起一事,艾少侠的容貌不但与邓盟主有些相似,而且与邓法义邓大侠有些相似哩!”

  赵向基双眼一转,叫道:“哇!果真很像哩!”

  立听荆霜云道:“基,你说什么很像!”

  “云,对不起!把你吵醒了!公孙姑娘方才说阿健和邓盟主父子的容貌很相似,我一回想,还真像哩!”

  荆霜云略整衣衫,下榻道:“可惜,我没有瞧见阿健,不过,他们风马牛不相及,应该只是巧合吧?”

  公孙敏应道:“云姐,家父及家兄说他们不但很相像,而且眉心间皆有一颗朱痣,甚为难得哩!”

  荆霜云唔了一声,默默地去漱洗。

  赵向基亦默默地思忖着。

  荆霜云洗之后,含笑朝公孙敏道:“敏妹,你去歇会吧!”

  “好!我已经搬到邻房,你若有何事,随时吩咐吧!”

  “好吧!”

  公孙敏离去之后,荆霜云含笑道:“基,伤口好些了吧?”

  赵向基苦笑道:“醉猫刚才来换过药,他说我至少还要躺六天哩!还好天气不热,否则,非长疮化脓不可!”

  “活该!谁叫你要逞强!”

  “我实在不忍心目睹阿健那样子啦!”

  “你可以把他制住,再好好地劝导呀!”

  “我以为这件蛟衫及我的功力挡得住呀!”

  “蛟衫?怎么回事?”

  他闲得发慌,乾脆叙述与师父除蛟及制蛟衫之经过。

  “原来如此!这就是蛟角呀?”

  说着,自枕下掏出那雪白的蛟角抚摸着。

  赵向基含笑道:“云,你别看它又白又短,它甚为锐利哩!我曾试着贯注内力,结果可击破十丈外的硬石哩!”

  “好厉害!你有没有试着施展飞掷?”

  “没有!好点子!我改试试看!”

  “基,那五十万两黄金是怎么回事?”

  “哇!伤脑筋,我这次躺下,可真亏大了!”

  “去你的!人家会还你啦!”

  “那是醉猫他们毁了狼王门,没收来的财物啦!”

  “好呀!你还坐地分赃呀!”

  “不是啦!黑吃黑,不拿白不拿!”

  “怪不得你会那么慷慨,原来光是利息就花不完呀!我也要黑吃黑,反正上面又没写你的名字!”

  “好嘛!我的就是你的,行了吧?”

  “讨厌!人家会还你啦!基,敏妹肯以千金之体来服侍你,你如果再拒绝,那实在太不上路了!”

  “我…我…”

  “我不管!正月十五,你们一定要圆房,否则,我就和咱们腹中的孩子一起不跟你继续来往,永不见面!”

  “云,别冲动!别我呀!哎啃!”

  “基,怎么啦?”

  “伤…伤口疼呀!”

  “要不要去找醉猫呢?”

  “免啦!好…好些了!”

  “基,歇会吧!”

  “你也一起来吧!”

  “我…我睡足了!”

  “不行!陪陪我嘛!比较有安全感嘛!”

  “讨厌!真烦人!”

  口中虽是如此说,却早已钻入被中。

  *  *  *

  三之后,赵向基在天外醉客检查之后,缓缓地在房中走动了,他乐得嘴儿险些合不拢,双眼浮现泪光了!

  天外醉客含笑道:“主人,七天,再忍七天,不准用力,不准运功,七天之后,飞天入地,任你自由!”

  “三天,行不行?”

  “这…不行啦!”

  “醉猫,你上回说我要再躺六天,结果,我三天就下来了,因此,你的话,我必须打五折,三天,行不行?”

  “四天,好不好?”

  “不行!三天就三天!”

  “那老奴再去配药了!”

  “快去,否则,不准你喝酒!”

  “老奴戒酒多矣!”

  “不行!年轻时不戒,现在戒什么酒,无聊!三后,陪我痛饮一场!”

  “是!老奴告退!”

  天外醉客一走,荆霜云华道:“你呀!没大没小,七、八十岁的老人尊敬你,你却呼来唤去的,太过份了吧!”

  “你不了解他啦,老人皆是孩仔情,我越如此,他越觉得亲切,你没有发现他的嘴儿一直没合拢过吗?”

  “这…有理哩!”

  “当然有理啦!云,让我搂搂吧?”

  “这…大白天的,不妥啦!”

  “不管!去锁门!”

  “好嘛!”

  她锁妥门窗之后,不但自动投怀送抱,而且更是贪婪地热吻一阵子,才吁吁地分开。

  “哇!真过瘾!可惜,差了一截!”

  “少了什么?”

  “真刀实上阵呀!”

  “讨厌!去找敏妹吧!”

  “哇!你怎么又提起她了…”

  “我待会还要去提亲哩!”

  “别胡来!”

  “胡来!公孙堡主不但已经当众宣布要将敏妹妹嫁给你,而且还请我多多地美言撮合哩!”

  “真的吗?”

  “可以对质呀!”

  “算啦!”

  “基,我不管啦,你一定要帮我想个法子啦!否则,叫我憋十个月,孩子未生,我一定早就疯啦!”

  “这…我待会请教-下醉猫吧!”

  “一定喔!”

  “一定!一定!”

  她欣喜地立即又送上一个香吻。

  *  *  *

  他们两人在此地恩爱地搂吻着,远在庭湖君山上的一座庄院中,却有一对男女痛苦不堪。

  他们正是艾宝健及覃双双。

  原来,妙手天尊早已率领心腹将神力门的两百余名散兵游勇全部接收过来,他很大方,每人先致赠一千两银子。

  那两百余人当然死心塌地跟随了!

  妙手天尊早已在君山有个巢,在获得“神力门”的那笔财物之后,大肆贿赂官方包下了整个君山。

  他不惜重资启用两湖两千名工人分“三班制”不停地赶工,于是一座豪华庄院出现在君山了。

  没人知道是谁如此的大手笔。

  一直到昨天中午,在一阵震天的鞭炮声及君山入口处挂上一块“断剑帮”金匾之后,众人才恍然大悟。

  不过,君山四周十里水面上已经被无数的梭形快舟及黑衣大汉所管制,没人能够进去瞧个究竟。

  昨晚,两湖地面上的窑子姑娘全部被重金包下,并以专船送上君山,陪着四千余人狂通宵达旦。

  身为帮主的艾宝健喝得迷糊糊地回到房中,立即发现覃双双全身赤,四肢大张(原书有缺)夫复何求。”

  面对这份“重礼”他欣喜若狂!

  于是,他开始宽衣解带了。

  多年的心愿即将如愿以偿,他能不乐吗?

  赵向基在义兰堡对他的至仁至义在妙手天尊的故意扭曲之下,变成恶意的汙辱,致命的打击!

  他恨赵向基!

  他恨所有与赵向基有关的人!

  覃双双是他的心头,他如果不早点得到她,迟早也会落入赵向基的手中,他不能如此傻!

  因此,他在光身子之后,一扑上她的体,便贪婪地到处抚摸着,气呼呼地着!

  他恨不得把她入腹中。

  麻及哑皆受制的覃双双却吓得魂飞魄散,急得满头大汗,泪水直,险些晕倒!

  可是,她只能眼睁睁地受辱呀!

  半个时辰之后,艾宝健和她皆已经是满身大汗了,可是,他那“话儿”却硬是“站不起来”

  他悄悄地自我抚、安慰、鼓励了!

  可是,又过了半个时辰,它仍然“低头不语”

  他急了!

  可是,这种事怎能向外人启齿呢?

  何况,他是堂堂的一帮之主呢?

  他开始运功调息了!

  一个时辰之后,仍是老样子!

  他以热水浸泡,结果泡得又红又疼,仍然“肿”不了多少,一拉出水面,它立即又“垂头丧气”了。

  他唤人送来酒,大口大口地灌着。

  结果,仍然无效!

  相反的,他吐了!吐得满地都是秽物!

  他趴在地上唾了!

  妙手天尊父子在邻房监视至此,便由荆承业制住覃双双的“黑甜”又扶他上榻,并替两人盖上被子。

  翌,艾宝健醒来了,他一见罩双双浑身赤地躺在自己的身边,思忖片刻依稀记起昨夜的情景。

  于是,他又不甘心地试验一遍。他疯狂地抚着她的体,企图籍此刺“它”能够站起来,可是,一个时辰之后,她醒了!

  它却“昏睡未醒”

  他叱声:“人!”狠狠地赏了她两记耳光,痛苦地穿衣离去了。

  覃双双再度泪下如雨了。

  艾宝健刚离房,立即看见师父坐在厅中,他立即了口气,稳下情绪,恭敬地上前行礼,道:“师父金安。”

  妙手天尊取出一本小册子交给他,道:“到‘养其楼’潜修吧!希望你明年初能够把它练成。”

  “是!健儿会努力的!”

  “此册一练成,赵向基非你之敌!”

  “真的呀!徒儿会努力的!”

  “去吧!”

  “是!”妙手天尊一笑,立即朝左侧房中行去。

  他尚未抵达房门,荆霜媛已经启门,轻声道:“爷爷!”

  他入房之后,低声问道:“媛儿,爷爷问你一件事,你必须从实回答,否则,爷爷会不高兴的!”

  “爷爷,究竟是何事嘛?瞧你神秘兮兮的!”

  “你喜欢赵向基吗?”

  “我…”

  “从实说来!”

  “喜……”

  “想要跟你姐姐一起和他生活吗?”

  “媛儿承担得起这份工作及责任吗?”

  “嘿嘿!很好!你能先想到这两点,爷爷很高兴,你带着覃丫头去找他吧!记住工作及责任!”

  “是!”“你今晚就行动吧!别让覃丫头起来!”

  “是!”“对了,别忘了‘天雷针’!”

  “是!”“赵向基在那方面虽强,你与云儿联手之下,足以摆平他,记住!在他身之后就离开他,免得吃亏!”

  “是!”“在必要时除去他,并协助云儿取代他!”

  “是!”“我随时会去找你们,你们别和他人联络!”

  “是!”  wWw.lUoBOXs.COM 
上一章   妙手天尊   下一章 ( → )
妙手天尊是松柏生的小说作品,萝卜小说网提供妙手天尊最新章节完整精校版,萝卜小说网第一时间为书友提供妙手天尊最新章节,尽力最快速更新妙手天尊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