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小说网提供妙手天尊最新章节完整精校版
萝卜小说网
萝卜小说网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同人小说 玄幻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乡村小说 穿越小说 言情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免费的小说 往事追忆 出轨自白 缱绻母心 苦难历程 婚婚慾醉 虐恋往事 母爱光辉 心在堕落 清霜如月 易子而交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萝卜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妙手天尊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42  时间:2019/11/25  字数:15143 
上一章   第 七 章 吾有苦心    下一章 ( → )
倏见一道灰影自他的身后疾掠到他的面前,他吓得立即止步以掌护,沉声道:“你…你是谁?”

  那人长相和颜悦,身材瘦削,只见他的双眼一亮,又朝艾宝健周身瞧了一阵子之后,含笑道:“老夫傅恭,公子是谁?”

  “晚辈姓艾,叫宝健。”

  “唔,这名字具豪气的,你知道自己中毒了吗?”

  “知道,晚辈方才遭六人围攻,中了一把淬毒匕首。”

  “令师是谁?”

  “这…在下原本在龙虎镖局掌管帐务,今晨已经离开该局。”

  “唔,覃义夫的为人不错,你为何要离开呢?”

  他的神色一惨,道:“志向有异,不足为外人提矣。”

  “唔,你肯拜老夫为师吗?”

  “这…”灰衣老者淡淡一笑,右掌微挥,距他丈余远的那株双人合抱大树倏地落叶纷纷,没多久立即乾枯。

  艾宝健惊得急忙下跪叩道:“参见恩师。”

  老者哈哈一笑,取出一粒药丸,道:“此药一入口,你的这条小命就可以保住了,张口!”说着,屈指疾弹而去。

  艾宝健刚刚开口,那粒药丸已经入口中,即迅速化成三道热顺喉而下,他不但立觉头脑一清,背部也有知觉了。

  “多谢恩师赐药。”

  “哈哈,忍着点。”

  说着,飘到他的身边拔出那把匕首。

  黑血立即自伤势处出。

  不久,殷红的鲜血出现了,老者出指如风地替艾宝健止血之后,捏碎一粒药丸迅速地涂抹伤口四周。

  艾宝健立觉伤口一阵清凉,不由感激地道:“恩师灵药功同造化矣。”

  “哈哈,惊奇的事儿尚在后面哩。”

  说着,右手一拂,艾宝健轻嗯一声,立即晕眩。

  老者挟起艾宝健朝远处山顶疾掠而去,没多久,便掠过山顶继续飞涧纵谷,如履平地地疾驰而去。

  一个时辰之后,他来到一个云雾弥漫的荒谷,他回头默察片刻之后,他的右掌分朝谷壁两侧疾拍三下,立即闪入谷中。

  他在谷中忽左忽右地穿行过阵式之后,眼前倏地现出一个世外桃源,同时有一位十七八岁的红衣少女疾面来。

  “小柔参见主人。”

  “哈哈,起来吧,把他送入桶中吧。”

  “是。”

  红衣少女挟着艾宝健离去之后,灰衣老者含笑掠过椰林,小溪,直接进入那间以茅草搭成的木屋中。

  屋中竹桌桑、木椅一尘不染,壁上挂两幅陨字画、一把竹笛、古琴,倍增诗香及儒雅的风韵。

  老者斟茶啜了数口,倏地朝颚下一模及一掀。

  一张人皮面具自他的脸上离去之后,赫然是位相貌威猛的中年人。

  哪知,他又朝颚下一摸及一掀。

  天呀,赫然正是那位妙手天尊荆绍伦,只听他喃喃自语道:“举世两位英才已经尽入吾手,吾的霸业可成矣。”

  说着,不由放声大笑。

  壁上的字画被震得摇晃不定,猎猎作响了。

  好半晌之后,他止住笑声,重又载上那两张面具,朝后院行去。

  不久,他来到一间茅草房中,房中药香浓烈,温度甚高,只见小柔蹲在灶前正在向灶中添加木柴。

  她一见妙手天尊到来,立即起身行礼,道:“参见主人。”

  “嗯,他的反应如何?”

  “方才吐出一口血,又晕睡了。”

  他走到灶前,朝浑身赤昏睡在圆桶中的艾宝健打量一阵子,点头道:“淤气已出,很好。”

  说着,立即坐在一旁的竹椅上。

  “小柔,你跟我多久了?”

  “两年余。”

  “我待你如何?”

  “视如己出,尤其将小婢家人安顿得平平安安,小婢感激不尽。”

  “你今年几岁了?”

  “一十七岁。”

  “嗯,该找婆家,他姓艾,名叫宝健,是我新收的徒儿,你方才已经替他宽衣解带,他的人品如何?”

  小菜双颊倏红,怯声道:“俊逸绝伦,最理想的终身伴侣。”

  “我若想将你嫁给他,你同意吗?”

  “啊,小柔没这个福份。”

  “哈哈,胡说,他的命比你坎坷,你的人品也不差,何况,这些年来跟我练成不俗的内功,配他绰绰有余。”

  “谢…谢谢主人的恩赐。”

  说着,立即跪地叩头。

  “哈哈!起来吧!”

  “是。”

  “小柔,好好地守一天一夜吧!灶火不可断,不可让他醒来,只要他出声,立即制住他的黑甜,知道吗?”

  “是。”

  “药若低于他的双肩,随时以壁前坛中白干添加,懂吗?”

  “是。”

  “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吗?”

  “午时一刻!”

  “不错,明午时一到,我就在此地替你们圆房,地方虽简陋,却圣洁无比,你不会失望吧。”

  “小婢深为感激及高兴。”

  “很好,服下这三粒药丸吧!”

  说着,立即倒出三粒清香药丸递给她。

  “多谢主人的恩赐。”

  说着,接药,服药一气呵成。

  “我回房静坐,他若无意外,别吵我!”

  说着,立即含笑离去。

  小柔恭声道:“恭送主人!”立即一揖到底。

  不久,她喜孜孜地专心照顾心上人了!

  高照,溪水潺潺,梅花透香。

  妙手天尊自入定中转醒,他朝窗外一瞥,一见天色已近午时,他立即微笑道:“嘿嘿!今黄昏时分一到,吾又多一名高徒矣!”

  他下榻略伸手脚之后,径自朝后院行去。

  他含笑道:“小柔,辛苦你了!”立即走向桶旁。

  只见艾宝健仍然昏睡着,他不但满脸通红,而且鼻翼开阖不已,妙手天尊立即含笑道:“小柔,去取被褥来吧!”

  “是!”妙手天尊伸手下桶,抓起艾宝健的右腕默察片刻之后,含笑忖道:“嘿嘿!太理想了!”

  不久,小柔羞赧地抱着被褥入屋,妙手天尊朝右边一指,她立即羞赧地铺妥被褥及枕头。

  妙手天尊含笑抱出艾宝健朝被褥一放之后,含笑道:“小柔,阿健虽然昏睡,我事后会把你们的事告诉他的!”

  “多谢主人的恩赐!”

  “宽衣吧!”

  “是!”小柔立即羞赧地宽衣解带。

  妙手天尊却盘坐在艾宝健的身边,双掌在他的身上道一阵疾拍之后,他那“话儿”倏地起。

  浑身赤的小柔不由芳心大颤。

  妙手天尊嘘口气,自袋中取出一粒花生米大的红色药丸,道:“小柔,为了增些情趣,服下它吧!”

  “是!多谢主人的恩赐!。

  说着,立即服下红色药丸。

  不久,她娇嘘嘘了!

  那羞赧的神色然无存了!

  代之而起的是饥渴地望着艾宝健的那“旗杆”刹那间,她扑坐在他的间,对准目标用力沉坐!

  一声脆响之后,她的体一颤!

  不过,旋又向上一提,然后又立即沉下坐。

  不到半个时辰,她已经气嘘嘘,香汗淋漓了,不过,她在那粒媚药催之下,仍然不停地动着。

  妙手天尊坐在椅上观战,满意得频频颔首!

  他开始注视艾宝健的反应了!

  他这招名叫“以”他先以药物浸泡出艾宝健的潜在体能,然后再由纯身子的小柔引发它们。

  此时那些淡红色烟雾包括那些药华及艾宝健体中之杂质,它们越密表示排得越迅速!

  那些道会颤动,乃是妙手天尊方才所灌输在艾宝健体中之真力催动药华及艾宝健身体的功力在冲

  不久,淡红烟雾越稀越淡了!

  小柔却闷哼一声,全身剧颤不已!

  他暗骂一声:“该死!”右掌倏朝她的“命门”一按,她在一声惨叫之后,全身的内力被户中出了!

  艾宝健的左侧身子道在一阵剧颤之后,风平静了,不过,右侧身子的道却仍然剧颤不已!

  妙手天尊神色一狞,六成功力即催,小柔又惨叫一声,下身大量排出鲜血,口中叫道:“你…好…狠…”

  妙手天尊无暇他顾,一见文宝健的右侧身子尚在剧颤,立即再催功力,立厅小柔又惨叫一声,立即七孔溢血。

  不过,她的右掌却狠力地在艾宝健的“关元”上一按。

  她原本要按他的“气海”以便破去他的功力,一来由于全身虚乏,二来会仓促出手,因此,下移到“关元

  “砰”一声,艾宝健的全身道一阵剧颤了!

  妙手天尊恨恨地喝道:“人!”右掌一挥“砰”一声,小柔撞破茅草,疾飞入院中,落地之后,立即摔死!

  妙手天尊无暇一顾小柔的死活,他匆匆地盘坐在艾宝健的身边,双掌飞快地在艾宝健的身上拍打。

  不久,他已经汗下如雨了!

  他咬紧牙关硬撑到将艾宝健体中的窜真气导回“气海”之后,全身已经摇摇晃晃了!

  他卸下那两张面具,以袖擦去脸上的汗水,立即服下三粒药丸,然后,原式不动地运功调息。

  艾宝健却浑然不知地酣睡着。

  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打通任脉,督脉虽然没有打通,不过,一身的功力至少增加了四十余年哩!

  一个时辰之后,妙手天尊转醒了!

  他一见到艾宝健尚在酣睡,恨恨地忖道:“小子,你耗损了老夫半甲子的功力,老夫非把你榨乾不可!”

  他的目光落在艾宝健那话儿上,不由神色大变!

  他记得它在起之前只有四寸长,起之后,也只有七、八寸长,按理说,此时应该恢复为四寸长。

  可是,它仍有七、八寸长,不过却软绵绵地低垂着。

  他“验”片刻之后,忖道:“痿了!他碰不得女人了!哼!反正他的寿。已不逾三年,少碰一个女人,就少一个寡妇。”

  他立即取来巾,将他的身子擦净,再穿上衣靴送到上任他昏睡。

  他以被褥包妥小柔的尸体埋在后院之后,立即回房调息。

  *  *  *

  翌清晨,他挟着艾宝健疾闪出谷,径自掠入附近的一个宽敞山中,然后才拍开他的“黑甜

  艾宝健一醒来,立即发现恩师盘坐在旁,他立即起身行礼,道:“参见恩师,恩师金安!”

  “哈哈!健儿,你运功瞧瞧吧!”

  “是!”真气甫提,艾宝健立即被那股洪吓得一震,耳边倏闻:“健儿,吾已助长你的功力,速运功吧!”

  他忍住惊喜运功调息着。

  妙手天尊俟他入定之后,掠回谷中取出一把古意盎然已经出鞘的宝剑。

  妙手天尊闪出茅屋,随意地一挥,三株梅树被寒芒一扫倾倒,妙手天尊哈哈一笑,便将宝剑归鞘。

  他掠回中,一见艾宝健尚在入定,立即以剑尖在口刻下了三个人像及一排排苍劲有力的字迹。

  他刚刻妥,立听艾宝健朗声道:“多谢恩师的栽培。”

  接着,恭恭敬敬地叩了三个响头。

  妙手天尊表面上含笑颔首,心中却暗叹道:“老夫的功力消退太多了,居然没有发现臭小子已经转醒。”

  “恩师,这三个剑式是…”

  “苍穹一剑,计有三式,你瞧瞧吧!”

  “是!”艾宝健这一瞧,立即欣然喜。

  妙手天尊含笑解说一阵子之后,艾宝健已经神领意会地持剑掠到远处,迅速地演练起来。

  他的武功本就根基不错,在陡增四十余年的功力之后,更是如虎添翼,因此,半个时辰之后,他已经使得有板有眼了。

  妙手天尊却暗叹道:“他比赵向基差远矣!哼!都是小柔这人害的,若非她的搞鬼,他的成就至少倍增。”

  他一见天色已暮,立即哈哈笑道:“歇会吧!”

  “是!”妙手天尊又解说一阵子之后,含笑道:“我去捉些野味,你把壁上的人像及字迹全部毁掉吧!”

  “是!不过,可否容徒儿代劳擒捉野味?”

  “好吧!对面山中有不少的山猪,去吧!”

  “是!”他一离去,妙手天尊立即又服药调息。

  他迫不及待地要弥补耗去的功力呀!

  盏茶时间之后,艾宝健已经右手抓猪,左手抓着一捆枯枝疾掠到口,他一见恩师已在调息,立即掠到远处。

  他以“苍穹剑”削下树枝作妥烤架之后,才发现没有火把子,他稍一思忖立即到处穿行起来。

  不久,他找来了两个大火石,并以“苍穹剑”割下衣角,然后“喀喀…”地相击火石,企图引燃衣角。

  有恒为成功之本,衣角终于被引燃了,他又连割四块衣角,终于将那些枯枝引燃了。

  他开始以“苍穹剑”削去猪,当他把它削净之后,猪油亦泊泊滴下“滋呀”声中,火头更旺了!

  盏茶时间之后,香飘出来了!

  他以剑削下树枝,迅速地做了十余支木签,然后,切下三片猪叉入木签,单独地烤着。

  不久,那三片猪了,他立即掠到口,道:“恩师,请用膳!”

  妙手天尊哈哈一笑,出接过两个木签,道:“你也吃吧!”立即边吃边走向烤架。

  不久,两人欣喜地享受鲜味烤了。

  半个时辰之后,妙手天尊含笑道:“健儿,谈谈你的故事吧!”

  “是!”艾宝健立即细述自己的身世,甚至连自己为何会离开龙虎镖局也说了出来,因为,他太感激妙手天尊了。

  “嗯!健儿,你目前急于扬名立万,对吗?”

  “是的!”

  “好!你知道义兰堡选美及招婚之事吧?”

  “知道!”

  “好!只要你练妥这招‘苍穹一剑’,配合这把‘苍穹剑’,届时你绝对有希望能够扬名立万!”

  “多谢恩师的栽培!”

  “别多礼!扣除大会时,所剩不多,你在此继续练三,咱们在途中随时再进修切磋吧!”

  *  *  *

  此时赵向基在干什么呢?

  他和傅霜云正坐在马车上驰往龙虎镖局。

  因为,他在昨天晚上又制造了将近两个时辰的“噪音”傅承业实在受不了啦!何况,傅承业已经暗中吩咐过爱女一些事情了。

  赵向基躺在爱的身边,含笑道:“云,咱们好似鸟儿盘旋来回两地,你会不会觉得疲累呢?”

  “不会呀!很好玩哩!”

  “云,你会不会想家呢?”

  “不会呀!此地距金陵镖局只有一多的路程,若以千里马疾赶,只需要一两个时辰,就可以到家呀!”

  “很好!我担心你会想家哩!”

  “基,别把人家瞧成文弱的小姑娘嘛!”

  “是!伟大的赵夫人!”

  “讨厌!”

  “云,睡吧!”

  “基,人家好想‘那个’,可是,又担心吵了车夫!”

  说着,双颊-片配红。

  “云,你食髓知味啦?”

  “讨厌!算啦!”

  “不!云,咱们来个以静制动!”

  “不要嘛!人家不过瘾嘛!”

  “这…叫车夫停车,如何?”

  “不要嘛!算啦!”

  “不行!我不能待爱!”

  “不要嘛!人家只是逗着玩的啦!人家被你连轰两个晚上,至今仍然酥软乏力,岂能再招架!”

  “真的吗?”

  “人家发誓,好不好?”

  “算啦!睡吧!”

  “搂着人家嘛!”

  说着,立即将右颊贴入他的臂中。

  他自包袱中取出薄毯盖住两人的身子,立即闭上双眼。

  马车平稳的前进着,轻摇慢晃一阵子之后,两人先后入眠了。

  车夫却精神抖擞着策骑继续前进。

  他已收了车资一百两银子,他今年可以娶阿娇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何况这对金童玉女太“上路”了。

  朝阳终于出来了,他由于未奉指示,立即继续策骑而行。

  可是,一直到了晌午时分,那两匹马通体发汗实在不下去了,他只好找家客栈停了下来。

  “公子,要不要用午膳?”

  赵向基二人惊然一醒,相视一笑,立听听傅霜云道:“买些乾粮吧!”

  “可是,马儿不住啦!”

  “另买两匹马,我出钱!”

  “是!请稍候!”

  车夫将车停在马市附近,立即快跑离去。

  “云,何必如此赶呢?”

  “基,人家要你去参加招亲嘛!”

  “哇!你怎又提及此事?”

  “基,人家经过这两晚,实在无法招架,总该找个帮手嘛!”

  “哇!我自我节制些,行了吧?”

  “不要嘛!去嘛!好不好嘛?”

  “好!好!遵命!”

  “基,你真好。”

  “啧!”她自动送上一记香吻。

  “嘘!别忘了咱们停在路旁哩!”

  “好嘛!人家不吭声啦!”

  说着,果真痴痴地望着他。

  赵向基亲了她一下,立即闭眼忖道:“哇!她拚命地要我去参加招亲,到底有什么阴谋呢?”

  他思忖好一阵子,仍无结论。

  车夫却已经送来乾粮及牵走那两匹马。

  赵向基二人立即含笑取用卤味及乾粮。

  不久,车夫另牵来两匹健骑熟练地套辔上辕,一声轻叱,皮鞭一响,两匹健骑立即平稳地驰去。

  出城之后,车夫含笑道:“公子!这两匹马不错吧!”

  “多少钱?”

  “小的以那两匹马售给他们,只贴了十余两银子。”

  “你那两匹马卖了多少银子。”

  “六十三两。”

  “这些乾粮多少钱啦!”

  “那怎么行,就算一百两银子的银票,如何?”

  “太…太多啦!”

  “收下吧!”

  车夫一见到那张一百两银票,连声道谢,收下之后边吃乾粮边策骑疾驰。

  戍初时分,马车终于进入金陵城了,赵向基又赏了车夫一锭银子,然后,带着傅霜云仍然投宿于那家客栈。

  那名眼尖的小二立即上前请安。

  赵向基递出一锭银子,含笑道:“那间上房有没有客人?”

  “没有!请!”

  “老规矩,热水、美酒、佳肴,不过,此次要双份!”

  “是!是!马上来!”

  两人进入房中,将包袱放在榻旁,立见她伸手,道:“累死我了,基,你累不累啊?”

  “还好!要不要我替你背!”

  “不要啦!没那么严重啦!”

  说着,径自进入榻旁的小房中。

  不久,一阵轻细的“嘘嘘…”声传了出来,赵向基含笑忖道:“哇!她可真能憋哩!我的水库也快要爆炸了!”

  片刻之后,她赧然步出,他迫不及待地冲了进去,房中立即传来一阵宏亮的“哗哗…”声,她的双颊倏红。

  因为,她想起被“毙”的快了!

  不久,他走出小房,只听他嘘了一声,道:“云,我差点被你坑惨哩!”

  “讨厌!他们来了啦!”

  不久,两名小二各提两桶水入房,另外一名小二提着两个乾净的大木桶随候入房,迅速地倒妥温水。

  赵向基含笑道:“你们三位待会好好地喝几杯,把账算在我的份上!”

  “是!”三人离去之后,傅霜云含笑道:“基,你到底有多少银子呀?似你如此慷慨,迟早会坐吃山空哩!”

  “哈哈!届时再去抢吧!”

  “讨厌,人家和你说正经话嘛!”

  “安啦!师父随时会补充啦!”

  “万一他没来呢?”

  “会啦!船到桥头自然直啦!沐浴吧!”

  说着,立即锁门、关窗、熄烛。

  一阵悉嗦衣声音之后,两具雪白的身子在桶中沐浴起来了,远处四周不时传来谈笑声,真令她担心随时会有人闯进来哩!

  因此,她不敢泡太久,立即起身着衣。

  赵向基却悠悠哉哉地浸泡了好一阵子,直到小二敲门,他才道声:“稍候!”然后起来擦身穿衣。

  一切就绪之后,他才开门。

  却见覃义夫夫妇二人含笑站在小二身后,他“啊”了一声,忙行礼道:“局主、夫人,你们怎么来了?”

  覃义夫含笑道:“你入客栈之时,适巧被森宜瞧见,他不便唤住你,便返家搬来愚夫妇了!”

  “原来如此!请入内坐吧!”

  “不行,你非跟我现在返局不可!”

  “局主,我打算晌午再去拜访您呀!”

  “不行!你可知道我那儿今晚有个贵客吗?他就是为了探听你的消息才赶来金陵的,走吧!”

  “好吧!不过,总该让我先介绍一下拙荆吧!”

  傅霜云立即含笑行礼。

  覃义夫哈哈一笑,道:“恭喜二位,你们该补请我这个媒人喝杯喜酒吧?”

  “行!小二,待会送一桌佳肴到龙虎镖局吧!”

  “哈哈!不必了!我一听到你的大驾光临,已经准备妥好了,请吧!”

  赵向基二人立即提着包袱离房,他在走到柜枱之时,抛下一锭银子,道:“请小兄弟们多喝几杯吧!”

  “是!谢谢!”

  他们一走出客栈大门,立即发现一辆宽敞高蓬马车停在门口,覃义夫含笑道:“二位请吧!”

  赵向基含笑道谢,立即与傅霜云上车。

  覃义夫夫妇跟着上车之后,立即平稳地驰去。

  哇!这纯粹是摆气派而已,因为,没隔多久,马车便已经停在龙虎镖局的大门前面了呀!

  覃义夫夫妇先行下车,赵向基刚探出头,立即听见一阵响亮的鞭炮声和热烈的鼓掌声。

  他们是在赵向基光荣返乡呀!

  赵向基感激地双眼含泪,一见覃森平及覃森宜含笑站在大门两侧,他先后唤声:“平哥,宜哥!”立即握着他们的手。

  院中排着两条长龙,在灯光照耀之下,人人望着他鼓掌不已!

  赵向基将包袱交给傅霜云,一一握着每人的双手。

  不久,他来到惊惶、羞惭的田毅夫面前,上前握着他的手,道:“田大叔,赏个脸,陪我多喝几杯吧!”

  “我…我…”

  “哈哈!别再记挂过去的那些鸟事啦!待会儿见!”

  说着,继续和别人打招呼!田毅夫怔住了!

  覃森平含笑道:“田大叔,请吧!”

  “我…我…”

  “哈哈!田大叔,你的豪气到哪儿去啦?请吧!”

  田毅夫硬着头皮,跟着他先走入大厅了。

  赵向基走到厅口,立即发现丐帮巡察郭义和小邵陪着一位相貌威武,红光满面的中年人站在厅口。

  立听覃义夫含笑道:“基兄,他就是我方才所说的贵客,丐帮现任帮主‘一攀翻天’郭帮主!”

  赵向基全身一震,忙拱手道:“武学末进参见帮主!”

  “哈哈!果然是至至情、光明磊落的汉子,郭某佩服!”

  “有劳缪赞!郭巡察、小邵,好久不见了。”

  郭义及小邵立即拱手还礼。

  覃义夫哈哈一笑,道:“诸位请!”立即率众入座。

  麻烦事儿来了,郭锦煌虽是一帮之主,却坚持不肯上客位首座,反而频催赵向基坐上该位。

  赵向基苦笑道:“帮主,在下一向不讲究这些俗礼,不过,经你煞有其事地礼让,在下更不便就座矣!”

  “哈哈!你要我当众罚小邵吗?”

  小邵乞怜地了赵向基一眼,立即低下头。

  “哇!帮主原来是为了这档子事呀!行!在下就座,不过,从今以后,就把小的事一笔勾销,如何?”

  “行!哈哈!请!”

  众人好不容易入座之后,下人立即送来佳肴,小邵及四名侍婢替众人斟妥酒之后,覃义夫先行起身。

  “基儿、郭帮主、郭巡察,千言万语全部包括为一句话,谢谢!!请尽兴!”说着,立即一饮而尽。

  众人立即相偕一饮而尽。

  覃义夫伸手含笑道:“请用膳,请!”

  赵向基诸人立即含笑启筷。

  盏茶时间之后,田毅夫起身举杯,道:“阿基,我可以如此称呼你吗?”

  “行!你永远是我的田大叔!”

  “愧不敢当!阿基,我以这杯酒向你致歉,我以前实在待你太过份了!”

  “田大叔,若非你的那顿修理,家师岂会闻声而来,我岂会有今的成呢?我该好好地答谢你哩!乾杯!”

  说着,一口气乾了三杯酒。

  田毅夫欣喜地立即也连乾三杯酒。

  众人又用膳一阵子之后,赵向基举杯,道:“郭帮主,你在我小时候的印象中是个神,现在一见更是个威风凛凛的天神,我敬你!”

  “哈哈!不敢当!乾杯!”

  两人各尽一杯酒之后,牵起傅霜云,道:“她正是拙荆傅霜云,家岳傅承业,目前隐居于华山朝阳峰,愚夫妇敬二位!”

  传霜霜嫣然一笑,立即与他一起乾杯。

  郭锦煌悄悄地朝郭义瞥了一眼,立即含笑乾杯。

  片刻之后,覃森平及覃森宜二人先后敬酒,赵向基酒来不拒,杯来必乾,而且一一回敬。

  现场的气氛立即转为热烈,众人你敬我,我敬你,甚至大家一起来,不到盏茶时间便喝光了一坛酒。

  倏见郭义含笑道:“赵夫人,在下可否请教你两个问题?”

  傅霜云立即含笑颔首。

  “赵夫人,令尊是否就是湾关地面上的傅大善人。”

  “正是!”“谢谢!请问,上回遭神力门杀害的那位老妪是谁?”

  “不详!她自称董姥姥,曾受家父恩惠,上回自告奋勇要陪我出来走走,想不到却不幸殉难,令人哀惜!”

  “对不起!在下勾起了夫人之伤心事,不过,敞帮帮主在听取在下形容她的容貌,她的拐杖及杖中装置后,怀疑她就那位‘七海血姥’哩!”

  “对不起!我不知此事,亦未听过七海血姥这个名号。”

  “冒昧了,在下敬你!。

  傅霜云含笑乾杯之后,立即不语。

  郭锦煌含笑问道:“赵少侠,你今后有何计画?”

  “除了家师随时办之事以外,在下打算去义兰堡瞧瞧!”

  “喔!此次大会有你出席,必然大增光彩!”

  “不敢当!在下不愿意张扬。”

  “少侠,令师能够调教出你这种杰出人才,必非俗人,可否惠告其来历?”

  “对不起!家师淡泊名利,自号无名,不过,在下略暗丹青,可以绘出他老人家的画像供你参考!”

  “太好啦!请!”

  二位侍婢立即自书房中取来文房四宝。

  赵向基振笔疾画,没多久。便把易过容的妙手天尊画了出来,立听郭锦煌“啊”了一声,道:“原来是他呀!”

  赵向基悄然一瞥,立见傅霜云的脸上诧稍现即逝,他的心中有数。立即含笑问道:“帮主,你认出家师的来历啦?”

  “非也!我只是曾在最近瞧过此人,我当时尚在暗猜他是何方高手,原来就是令师呀!佩服!”

  说着,立即一饮而尽。

  赵向基乾了一杯酒之后,立时郭锦煌又道:“少侠,我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不知是否方便?”

  “请说!”

  “你听过一指门吗?”

  “家师提过,该门不是早已瓦解了吗?”

  “不错!不过。近年来,各派分别有一名上代之长老死于该门‘一指穿脑’手下,我怀疑必是当年余孽所为。”

  “哇!怎么未听见此件传闻呢?”

  覃义夫亦问道:“在下久走江湖,亦未曾闻及呀!”

  郭锦煌苦笑道:“这是一件吃闷亏之事,由于我明敌暗,各大门派只能由少数核心干部暗察,不便声张。

  “我透过不少的关系,却仍然茫无头绪,此番获悉你之英勇事迹,灵机一动,打算请你协助!”

  “这…该门有何特徵呢?”

  “死者皆被指力自眉心贯脑而亡,因此,我研判对方的指尖必有异状,少侠不妨于后多加留意!”

  “帮主,恕在下直言,你这种判断并不完全正确,宜哥,请你手持一把钢刀,站在院中让在下献丑吧!”

  覃森宜立即含笑掠入邻房取出一把钢刀,站在院中。

  “帮主,宜哥距在下至少有三十丈,请瞧!”

  说着,右手食指一弹。

  并无锐利的指力破空声音,不过,迅即传来“当”的一声脆响,覃森宜惊呼一声:“好功夫!”

  他一掠入厅中,众人朝金刀一瞧,立即发现刀把中央贯通一个指,众人不由自主地骇然瞧着赵向基。

  撇开眼力,相距如此远,在场之人连郭锦煌在内,无人能够将指力达,更别说打算贯穿坚硬的刀身了。

  赵向基将指尖一摊,含笑道:“对方若在更近的距离内出手,虽然功力不及在下,不过,指尖应该不会留下痕迹。

  因为,这是一种藉助内功所发出去的功力,并不是苦练金沙指、铁沙指那一类的外横指力!”

  众人佩服地点了点头。

  赵向基为何要故意如此说呢?因为,他已经开始怀疑妙手天尊另有阴谋,说不定会与“一指门”有关哩!”

  因为“七海血姥”是个明证呀!

  他不愿意各大门派毁于妙手天尊之手中,所以才故意当着傅霜云的面误导他们的方向呀!

  郭锦煌苦思一阵子之后,正道:“少侠,请你多偏劳吧!”

  “在下会留意的!”

  “谢谢!酒兴已尽,覃局主、夫人,叨扰了,告辞了!”

  众人立即恭送他们三人离去。

  返厅入座之后,赵向基突然问道:“局主,阿健在不在?”

  覃义夫神色一黯,道:“被我醉后失言走了!”

  “啊!怎么回事?”

  覃义夫立即叙述当时的情景。

  “局主,你真是用心良苦呀!可是,我倒赞成他出去闯一闯!”

  “基兄,他在出城不远,便在揽月亭中被六名神力门的人围攻,等到局里的人驰援之时,他已经负伤逃逸了!”

  “啊!怎么没拦住他呢?”

  覃夫人叹道:“我很了解他的外柔内刚个性,所以没有拦住他,不过,事后到现场一瞧,居然发现那些兵刃皆淬过毒。

  而阿健在离局之时,不但身无分文,连疗伤药也没带,我率人寻遍方圆近百里,却未见他或他的尸体呀!”

  说着,泫然泣。

  “夫人,别担心!人死见尸,既然未见尸体,他可能被人救走了!”

  “但愿如此!唉!”

  “局主、夫人,夜已晚,愚夫妇该告辞了!”

  覃义夫忙道:“不行!客房空着,你们一定要留下来!”

  “好吧!”

  覃夫人立即含笑道:“基儿、云儿,跟我来吧!”

  赵向基二人朝众人行过礼,提起包袱跟着她行去。

  不久,他们进入了一间宽敞气派的房里,覃夫人含笑道:“你们瞧瞧是否再需要什么东西?”

  “哇!够了!谢啦!”

  “那就早点歇息吧!”

  说着,带上房门而去。

  赵向基带着傅霜云至卫浴室漱洗之后,边衣边道:“云,你对局主他们的印象如何?”

  “很亲切,视你如子,不!如婿!”

  “哇!又来了!你是不是嫌我啦!是不是要早点把我休掉啦!”

  “讨厌!你明知人家不是这个意思嘛!”

  “顺其自然吧!”

  说着,立即钻入被中。

  她挥熄烛火,得光溜溜地钻入被中,立即钻入他的怀中。

  “哇!你醉啦!”

  “讨厌!人家虽然不是海量,再来两三覃花雕酒,也不会醉啦!人家只是喜欢‘体贴’嘛!”

  “哇!此地人多嘴杂,别太嚣张哩!”

  “讨厌!人家又不想‘那个’!”

  “我不相信!”

  “讨厌!你不信就拉倒!”

  说着,身子一转,故意不理他。

  赵向基暗暗一笑,双眼一闭,不久,故意装出鼾声。

  她回头一瞧,不由怔了一怔!

  不久,一听他似乎不是在假装,低声一叹,立即转身睡。

  赵向基悄悄地撮一吹,一缕冷风立即吹上她的粉颊,她道:“好呀!”倏地转身一掌径抓向他的“子孙带”

  他扣住她的左腕,低声叫道:“抓不得!万一抓破了,大家皆没得玩啦!”

  “不管!谁叫你要逗人家!”

  “好!你说,我该怎么办?”

  “上来!旋一万圈!”

  “哇!你不怕‘漏油’呀!留在被褥上不好看啦!”

  “到卫浴室吧!”

  “哇!你志在必得呀!”

  “谁叫你要逗人家呢?”

  “好!好!请吧!”

  傅霜云立即笑嘻嘻地奔入卫浴室,赵向基暗自苦笑,去内之后,迅速地端赶去“报到”

  他关上门,上前搂着她的纤

  他搂她坐在缸沿,道:“过瘾了吧?”

  “超载了!好美喔!”

  “等会再来一场吧?”

  “不!够了!再疯下去,明早一定起不来!”

  他亲了她一下,道:“桶中尚有温水,冲个身吧!”

  “人家好累,替人家洗,好吗?”

  他将她放下,将温水倒入池中,抱她入池,然后,用水冲身。

  她泡了一阵子,元气稍复,匆匆体之后,含笑道:“基,替人家擦身,好不好嘛?”

  “是!”他果真替她擦的一乾二净,才抱她回榻。

  她上榻不久,立即入眠。

  赵向基却含笑先行运功。

  转醒之后,他轻拂她的“黑甜”立即仔细地打量及抚摸她的十指指尖,好半晌之后,才放下心!

  因为,他查不出异状呀!

  不过,他仍然相信她与妙手天尊有关联。

  他沉思一阵子,方始迷糊糊地入眠。  Www.LuObOXs.COm 
上一章   妙手天尊   下一章 ( → )
妙手天尊是松柏生的小说作品,萝卜小说网提供妙手天尊最新章节完整精校版,萝卜小说网第一时间为书友提供妙手天尊最新章节,尽力最快速更新妙手天尊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