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小说网提供道遥快枪手最新章节完整精校版
萝卜小说网
萝卜小说网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同人小说 玄幻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乡村小说 穿越小说 言情小说 灵异小说 都市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免费的小说 往事追忆 出轨自白 缱绻母心 苦难历程 婚婚慾醉 虐恋往事 母爱光辉 心在堕落 清霜如月 易子而交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萝卜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道遥快枪手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37  时间:2019/11/22  字数:14786 
上一章   第十一章 才女奇戈皆投降    下一章 ( → )
倏听魅娘格格笑道:“妹子,还是你比较高明!谢啦!”

  “唰!”一声,她立即闪到陈皮的身边!

  姚淑珍不愿目睹陈皮的那付“丑状”仍然隐在林中,只听她脆声道:“魅娘,先探他的来历。”

  魅娘一瞧简白媚下身的血迹,格格一笑,道:“哟!少年仔,瞧这模样!你们今儿个才‘开张’哩!乖乖!好一个大美人!”

  “住口!销魂西施,少爷乃是风云帮少帮主简浩龙,识相点,快放了我,并把解药出来。”

  姚淑珍闻言,双目立即出怒火!

  魅娘怔了一下,格格笑道:“哟!你就是大名鼎鼎的简少帮主呀!幸会!幸会!”说完,开始宽衣解带!

  耳边传来姚淑珍的传音是:“魅娘,光他的功力,留下他的小命,准备询问口供!”

  她立即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知,她刚去外衫,倏见陡皮右手一挥,五道指风疾袭而来,吓得她慌忙一式“懒驴打滚”疾滚而出。

  陈皮身子一弹,站起身疾扑过去。

  倏见红影一闪,姚淑珍已挟走简自媚,喝道:“住手!”

  陈皮吃亏在江湖经验不足,硬生生的刹住身子。

  魅娘格格一笑,迅速的剥光身子,嗲叫一声:“来呀!”立即躺在地上,双腿一分,起那人的桃源

  茂盛的体在阳光之下,分外的人!

  陈皮却冷冷的道:“先救人再说!”

  姚淑珍重掠入林中,背转身子声道:“姓简的,人在我的手中,岂有你讨价还价的余地!”

  魅娘格格笑道:“少年仔,只要你把姐姐报侍舒,姐姐保证还你一个活生生的心上人,快来呀!”

  陈皮朝林中沉声道:“姑娘,你怎么说?”

  “哼!没问题!”  陈皮暗一咬牙,走到魅娘的身边,双臂抬起她的双腿,双膝一跪,一沉“长”疾往内一顶!

  立听“啪!”的一声脆响!

  “喔!好够劲!格格!”

  她立即上下起。

  陈皮被迫干活,一肚子的火气,使他拼命的着!

  那“啪…”的密集声响,好似过年家家户户放鞭炮一般响个不停,不到盏茶的时辰,已经响了三百余下!

  魅娘得频频欢呼,纤连扭,下身猛

  陈皮见她如此的“骁勇善战”不由也得浑身是劲,身子微顿,透口气之后,准备再度厮拼!

  倏听魅娘微道:“让我来!”

  陈皮放下她的双脚,身子一翻!

  魅娘矫捷的将双膝侧跪在地,喝声:“小心啦!”下身一沉,心顶着“头”疾速的旋转起来。行家一出手,便知高低,一股蚀骨给魂的快迅即袭遍陈皮的全身,他暗暗的把移关。

  他方才练了一个时辰的“屠龙匕法”及掌法,已将“潜龙心法”完全发挥出来,此时稍一凝神,关立即固若金汤。

  魅娘此次重新现身江湖,自忖功更进一层,必可大开戒一番,因此,准备先拿陈皮“开刀”

  那知,她一口气施展半个时辰的“天旋地转”绝技之后,陈皮居然未有的现象,她不由一怔!

  她倏地停止旋动,擦去额上的汗渍,略道:“少年仔,你果然有一套,你与那位陈皮有何关连?”

  陈皮心中暗凛,却冷冷的道:“姑娘,你的记真好,你不妨想想当初陈皮是奉了何人之命令入篷的!”

  林中的姚淑珍闻言仔细的一打量,芳心狂震道:“好熟悉的身材,难道是他易容而来的?”

  她立即传音道:“魅娘,看他有否易容?”

  魅娘格格一笑,道:“少年仔,我不相信你们风云帮的人皆是此道高手,”说着,伸手在陈皮的脸颈抚摸着。

  “嘿嘿,陈皮之武功皆学自我处,你摸仔细一点吧!”

  “格格,果然是正牌货,陈皮那小子呢?”

  “嘿嘿,他与今之事无关,继续吧!”

  “格格,够狂,小心啦!”

  说完,伏在陡皮的前,暗施“锁元”绝活!

  陈皮只觉她的口倏然一紧,将自己的话兄紧紧的卡住,内四周紧紧的挟住了整“长

  心包住“头”一股力将“头”“小嘴巴”猛地一

  陈皮倏地打了一个哆嗉:“哇,好,这是什么功夫?好似在水哩!哇!好!”

  他不由又哆嗦一下!

  魅娘见状暗喜,倏将功提至极限!

  她的身子倏然一片通白!体温倏地一冷!

  陈皮打了一个寒颤,忙使出“潜龙心法”护身。

  姚淑珍紧张的自林中走到“战场”附近,双目炯炯的瞧着陡皮。

  陈皮不由魂飞魄散!

  他不敢张口“抗议”以免了真气,可是内外攻,他岂能受得了,心一狠,立即使出全身的功力,只见魅娘身子一颤,闷哼一声!

  那雪白透明的肌肤,似泛黄,姚淑珍见状大骇,心知她已将散功,为了报亲仇,她倏地一掌按在陈皮的头顶“百会”沉声道:“收功!”

  陈皮神色一变,缓缓的收去功力!

  魅娘死里得生,暗嘘一口气,缓缓的爬起身子。

  “魅娘,留下解药!走!”

  说完,将简白媚放在地上。

  魅娘穿妥衣衫,取出一粒绿色药丸,格格笑道:“少年仔,但愿下回能有机会再和你较量一番!”

  陈皮冷哼一声,穿妥衣衫之后,一见“屠龙匕”在姚淑珍的手中,立即沉声道:“姑娘,把它还给我吧!”

  “哼!饶你一命已是不易,休想!”

  陈皮双目神光迸,凝视着她。

  姚淑珍心中暗凛,足尖疾抬,踩在简白媚的“天灵”沉声道:“识相点,退出十丈外,快!”

  陈皮愤恨的冷哼一声,沉声道:“今让你得意,下回若再遇上,哼!”说完,右掌一扬,朝五丈外的大树劈去。

  “轰!”一声,两株大树掌到而倒!

  二女乍见此种威猛的掌劲,暗暗一凛,相视一眼,俟陈皮依言掠出十余丈外,二女迅速的疾掠而去。

  陈皮冷哼一声,迅速的掠到简曰媚的身边,将解药入她的口中,半晌之后,简白媚吐口气醒了过来。

  陈皮微微一笑,将她的衣衫递入她的手中,柔声道:“妹子,不碍事了吧?”说完,柔情万种的瞧着她。

  简白媚被瞧得羞喜加,红著脸道:“你转过去嘛!”

  “遵命!”

  简白媚一见他依言转过身,急忙起身穿衣,倏觉下身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她不由“唔”了一声!

  陈皮以为又出了什么事,慌忙转身一瞧!

  简白媚忙以衫捂住双及下身,啐道:“看什么?”

  “好心没好报,妹子,你太过分了吧?”

  说完,轻轻的扶起她。

  简白媚对于心上人的温柔体贴,感动万分,轻轻的挣开身子,背转过去,忍着下身的疼痛穿着衣衫。

  那美好的体令陈皮瞧得内心一,情不自的上前帮她穿妥衣衫,然后情的吻着她。

  那双手再度在她的身上游动着。

  简白媚方才已过一次,此时不但下身疼痛,身子也酥软不已,因此慌忙移开樱,道:“哥哥,让人家休息一下嘛!”

  陈皮轻咳一声,道:“妹子,称实在太人了!”

  简白媚一边整理衣衫,一边羞涩的道:“哥哥,你实在太强了,对了,你和珠珠是不是已经…”

  说至此,羞得接不下话。

  陈皮搂着她的酥肩,缓步朝总舵行去,同时摇头哄她道:“没有,珠珠尊重你,不敢‘越位’!”

  “呸!骗我!那家猫儿不吃腥!”

  “哇!黑白讲,你浑身香的,那儿腥啦!”

  “呸!胡扯!哥哥!爹娘将于最近‘出关’,你是否可托海爷爷出面把咱们的婚事向他们提一提?”

  “这…他们会答应吗?伦王爷那边怎么代呢?”

  “人家才管不了那么多哩!”

  “哇,我会不会被伦王爷抓去砍头呀?”

  “格格!胆小鬼,既知如此,刚才…”

  “哇!你那么人,我实在忍受不了啦!罢了!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我就任凭他们决定要砍我的那个‘头’吧!”

  说完,哈哈连笑着。

  简白媚以手捂住双耳,啐道:“脏死了!”

  陈皮哈哈一笑,拦抱起她疾驰而去!

  简白媚惊呼一声,叫道:“你要干什么?”

  “哈哈,你的行动不便,照这样子走下去,非一百年才能回到家,岂不令帮中的人急死了!”

  “啐!那要那么久的!”

  口中虽然如此说,双手却已圈住陈皮的颈项,柔情万千的瞧着他,一个心兄不知已经飘到那儿去了。

  陈皮身形似电,盏茶时间之后,已驰到风云帮的警戒区外,立即放下她,低声道:“新娘子,下花轿啦!”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简白媚心知心上人不愿在帮中身份,立即与他并肩行去。

  二人回到房内之后,只见云雀焦急的道:“代帮主、姑娘,你们可把小婢急坏了,你们究竟到那儿去了呢!”

  简白媚含笑问道:“有事吗?”

  “代帮主,姑娘,本帮的关洛分舵已被飞燕帮挑了,飞燕帮另外又下了战书!说完取出一封血红的大帖。

  帖作红色,书以黑色,充满浓厚的杀气。

  陈皮打开红帖,与简白媚张目一瞧,只见内中写着四排龙飞凤舞的斗大黑字,字里行间充满不可一世的狂傲气焰!

  “一国容二君,自古尚未睹,

  八月十八,壮观天下无,

  八月十八会,风云除名时,

  赐汝乞命机,七月底截止。”

  陈皮瞧得双目煞光四,回忆起自己险被罗明珠二人害死以及被飞燕帮徒追杀的情景,立即恨得咬牙切齿!

  简白媚慢慢的道:“好大胆的郭秋心,竟敢毁本帮关洛分舵及下挑战书,哥哥,速召集各主要干部开会!”

  陈皮点点头,立即回房命令玫瑰及百合召集总舵的重要干部在半个时辰之内到大厅商议重大事件!

  半个时辰之后,陈皮坐在帮主右侧的位置上,朝坐在两侧的五十余人扫了一眼之后,沉声道:“各位想必知道飞燕帮对本帮挑战之事了吧?”

  立见首席护法林荣裕起身道:“启禀代帮主,为了维护本帮的威信,属下建议即刻对飞燕帮采取制裁行动!”

  此言一歇,立即有二十余人附和!

  刚晋任护法的丁戚却起身道:“启禀代帮主,属下认为本帮应该按时赴会,一来可显示本帮的泱泱大度,二来可先向帮主请示大计!”

  林荣裕闻言,暗喊一声:“糟糕,我怎么把帮主忘了呢?”立即起身道:“启禀代帮主,丁护法方才所言极是,属下收回方才的建议!”

  那二十余人立即也相继表明支持。

  陈皮颔首道:“各位是否另有其他的意见?”

  来人纷纷摇首!

  “好!本座做个结论,本帮抉定按时赴会,至于行动计划必须事先向帮主请示,此事由董护法率人办理!”

  说完,瞧向黑心书生董弼。

  董弼内心暗凛,慌忙起身应道:“属下遵命!”

  “今之会到此为止,董护法请慢步!”

  来人迅即行礼离去之后,董弼忙上前行礼。

  “董护法,请坐!”

  “多谢代帮主赐座,请指示!”

  “董护法,你平甚为关心帮务,本座早巳留意在心,因此特地偏劳你担任这一件艰巨的务!”

  说完,掏出挑战书放在茶几上。

  董弼想不到代帮主已识破自己替帮主监视总舵之事,吓得背脊直冒冷汗,急忙跪伏在地。

  只听他颤声说道:“请代帮主你放心,属下从未向帮主及夫人批评过你,请你相信属下的忠贞!”

  “嘿嘿,胳臂往里弯,虎毒不食子,你知道帮主不会怪本座,当然不敢批评啦!你很聪明!嘿嘿!”

  说完,迳自回房而去。

  董弼擦去额上的冷汗,拿着挑战书匆匆而去。  入夜时刻,陈皮走进简白媚的房内,只兄她亲自含笑相,云雀不知已经去向何处,他立即含笑道:“妹子,你好,悄丫头呢?”

  她将门锁上之后,含笑道:“在院中。”

  说完,点起桌旁的一盏红烛!

  “哇!有气氛的哩!咦!还有酒哩!今儿个是什么伟大的日子?”

  简白媚关上窗,拉上金黄的窗帘,房内的光线立显柔和!

  她轻轻的依偎在他的身旁,柔声道:“哥哥,今天是咱们定情之,你不认为应该庆贺一下吗?”

  说完,各斟了一杯酒。

  “哈哈,应该,妹子,你考虑得真周到!”

  说完“铿!”的一响,雨人碰杯一饮而尽!

  “哥哥!我吩咐他们做了这几道你喜欢吃的菜肴,尝尝口味吧!”

  “妹子,你真令我感动!”

  说完,搂过她在樱“啧!”的一吻!

  “呸!你好坏喔!人家是请你吃你喜欢的…”

  “哈哈,我最喜欢吃香,当然要先吃啦!”

  说完,搂着她热吻起来!

  好半晌,两人才呼呼的分开双

  她浑身无力的依偎在陈皮的怀中,喃喃的道:“哥哥,我好幸福喔!”

  陈皮以左手挟着一块鱼,道:“妹子,祝你幸福有余(鱼)!”

  “喔!哥哥!太感谢你了!”说完一口将那块鱼咬入口中。

  陈皮含笑另外挟起一块鱼,边嚼边笑道:“妹子,烛下看美人,百看不厌,你真的太美了!”

  “哥哥,你别如此猛灌汤嘛!人家会醉哩!”

  “哈哈!爱说笑!威震江湖的风云帮帮主千金会醉呢?来!再干一杯!”说完,先行饮下一口酒。

  只见他含酒吻住她的樱,缓缓的将酒渡了过去!

  简白媚饮下这口“爱之酒”全身不由一,自己也炊了一杯酒还渡回去。

  雨人情话款款,边吃边饮,体内的浴焰逐渐上升着。

  盏茶时间之后,只听简白媚红着脸低声道:“哥哥,咱俩上榻吧!”

  “妹子,你,你还行吗?”

  “可以的,不过,你不能太凶,会被俏丫头听见的!”

  陈皮听得心儿一,立即开始去她的衣衫。

  她也伸出颤抖的手去他的衣衫。

  片刻之后,两人已是裎相见。

  两人在榻前去靴子之后,陈皮伸手一挥,红烛立熄!

  上了榻,两条赤的身子立即紧紧的粘在一起,两人一边热吻,一边在对方的身子抚摸着。

  “哥哥,上…来吧!”

  “滋!”一声低响,那“话儿”再度入港!

  “喔!好大喔!”

  “妹子,不碍事吧?”

  “嗯!开…始吧!”

  房内立即传出一阵有规则的“滋…”声音!

  盏茶时间之后,酸难耐的她,一边扭动下身,一边低声:“哥哥,人家…好那个喔…用力些…”

  陈皮身子一撑,立即加速前进!

  “啪…啪…”声音立即加入伴奏!

  “哥哥,再用力些!”

  “啪…”声音立即变为“主唱”“滋…”声音反而变为“伴奏”简白媚此时已无暇考虑会不会被云雀听到了。

  奉命在房外“把风”的云雀听了半晌,只觉全身“难受不已”慌忙走开,可是,不久以后,她又回来了!

  此时的简白媚已是舒不堪“喔…”低叫不停了!

  陈皮存心要好好的“轻松”一下,因此,不敢运聚“潜龙心法”以免简白媚招架不住,自己却不了身!

  那种有“子弹”却不出的“蹩”扭,实在不好受哩!

  将近一个时辰之后,只见简白媚浑身哆嗦,呻连连,不过,她却咬紧牙关硬撑,不愿太早身。

  陈皮会意的将“抢头”顶住心,用力的旋转起来,那种“蚀骨销魂”的滋味,使他迅速的往“高”攀爬着。

  “喔…喔…好…好酸…酸死了…好美…好美喔…哥哥…抱歉我…我实在不行了…”

  在一阵剧烈的哆嗦之后,她身了…

  只听她呻连连,身子猛颤!

  眉开眼笑,檀口连张!

  啊,世上那有这么美的滋味!

  陈皮又旋转盏茶时间之后,才顺利的“货”了!

  他如释重负的吐了一口气,紧紧的搂着她。

  她经此一冲击又再度了!

  只听她呻道:“哥哥…哥哥…妹子…爱死…你了…你简直…太完美…太完美了…”

  说完,泪水簌簌直

  陈皮得全身轻飘飘的,搂着她铡躺在榻,柔声道:“妹子…休息…一下吧…”说完,立即闭上双目。

  半晌之后,两人悠悠的进入梦乡!

  股而眠,两人的“话儿”却仍舍不得分离哩!  子初时分,陈皮突被一声轻拍,接着是“你这只死蚊子”声音震醒,不由暗笑道:“哇,俏丫头今夜可吃了不少苦哩!”

  他立即朝她传音道:“云雀,进来休息吧!”

  说完,右手缓缓一招,将门栓拔了起来。

  半晌之后,只听一声细响,云雀悄悄的闪进房,只见她上妥门栓之后,低着着走入她的房内。

  陈皮微微一笑,仔细的打量着酣睡中的简白媚。

  只是她漾着足的微笑。那对高耸的玉随着她那匀称的呼吸不住的起伏着,令他瞧得心神一

  那“话儿”立即又“站”了起来,猛地往心一顶!

  她慎然惊醒,口道:“哥哥,你…”陈皮俊颜一红,干咳一声,道:“妹子,你实在太美了,我…”

  她粲然一笑,立即又搂着他。

  陈皮身子一翻,伏在她的身上,又开始起来。

  云雀方才在房外听得全身“难受”不堪,津顺着双腿汩汩直,好不容易挨到他俩“揠鼓息兵”

  她急燥的来回走动着。

  仲夏之夜,蚊虫特多,她只觉颈后一疼,右掌一拍,一见是一只满肚子红血的蚊子,不由破口轻骂!

  这一骂,她可以回房睡觉了!

  可是,她刚躺下身子,立即又听见那既好听又讨厌的声音,她的一颗芳心再度紧张起来了!再度口干舌燥了!

  她的身子越来越烫了!

  她情不自的起身衣!

  那声音一波波的传进她的耳中,衣衫一件件的飞离她的身上,她的津再度汩汩出来了!

  她情难自的将手伸到桃源起来!

  焰的煎熬,好苦!

  突听简白媚急促的呻道:“哥…哥…我又不…行了…哎呀…哎呀…我又了…”

  情急之下的陈皮,猛烈的冲刺着!

  那“啪!”声音,似狂飚般叩着云雀的心房!

  她跄踉的晃着!

  她好难过喔!

  一个失神之下“砰”一声,她竟摔倒在地了!

  正在得一塌糊涂的简白媚倏地一惊,问道:“哥哥…那是…谁?”

  “云…雀…是我放她…进来的…”

  “哥哥…你去…找地…吧…”

  陈皮一想有理,迅速的拔出“长”闪入云雀的房内。

  云雀刚红着脸爬起身子,乍见到陈皮那“杀气腾腾”的“长”她的身子不由一颤,立即无力的倒在地上。

  陈皮搂起她,放在榻前,双手抬着她的双脚,猛地一顶!

  云雀疼得颤声道:“疼…疼…”

  陈皮出“长”一见沾有鲜血,立即问道:“云雀…你!还没被…被人动过…呀…真对不起…”

  云雀羞涩的闭上双目,却自动将了一下!

  陈皮会意的将“长”缓缓的向内进!

  半晌之后“头”已经抵达“终点”“长”却仍有分余外,陈皮失声笑道:“好一只…小云雀…”

  说完,轻柔的着!

  他蹩着气轻片刻之后,一见云雀经不起全身的酥酸开始扭动,立即也加速动了!

  简白媚听至此,松了一口气,再度悠悠睡着了!

  别看云雀只有十七岁多,又稍浅,那股冲劲却不亚于简白媚,一口气与陈皮厮杀了将近半个时辰哩!

  陈皮一见她的逢花招甚多,心知必是偷偷向别的婢女学习的,心中一喜,冲剌得更密集了!

  他的内力充沛,最适于长打猛攻,又过了盏茶时间之后,云雀招架不住了,她频频后退了!

  身子也剧颤起来了…

  内也颤抖起来了…

  陈皮经此刺,全身一,呼吸也急促起来了1

  突见云雀猛地一哆嗦,颤声道:“我…完…了…”

  陈皮低声一笑,道:“小云雀…忍着点…我也快完了!”

  说完,疯狂的着。

  云雀只觉内被戳得阵阵酥软,一股股的处女往外直冒,情不自簌簌掉泪着!

  “陈”字一出口,她倏然刹住,红着脸道:“代帮主,对不起!”

  陈皮内心大骇,闻言之后,暗暗松口气,迳自走向浴室。  第四天一大早,董弼及四个中年大汉疲惫的在大厅见到了陈皮。

  陈皮打开那封密柬,只见上面写着:“龙儿:很高兴获悉你更精明了,切忌董弼的身份,吾与你娘将于一周内回抵总舵,届时再诀定对策。

  父 字”

  陈皮嘘口气,道:“董护法,辛苦你啦!下去休息吧!”

  “感谢代帮主的关心,属下告退!”

  董弼走后,陈皮立即走进简白媚的房中。

  两人商谈片刻,立即吩咐去请诸海来房。

  诸海入房看了简坤江的那封密柬,沉思半晌之后,沉声道:“媚丫头,你有何意见呢?

  简白媚喜孜孜的道:“海爷爷,爹及娘一回来,我想请他们先主持皮哥、珠珠及我的婚礼!”

  说完,柔情万千的瞧着陈皮。

  诸海却摇头道:“别急,等到击败飞燕帮后再说吧!”

  “为什么呢?”

  “媚丫头,你急什么啦!只要击败飞燕帮,你爹一定会替你们举办一场最风光的婚礼!”

  “好嘛!要不要将皮哥的真正身份告诉爹娘呢?”

  “呵呵,先别提,以免影响他们的情绪!”

  陈皮忙道:“海爷爷,这不大妥当吧,万一被他们瞧出破绽…”

  “呵呵,陈皮,你怎么如此的没信心呢?你如果怕相处久会出破绽,可以先行率人出去探探飞燕帮的底呀!”

  “哇,好主意,就这么决定!”

  简白媚却依依不舍的道:“皮哥,我…”

  诸海好不容易才说大话服这对年轻人,岂肯再让事情另起变化,立即笑道:“媚丫头,来方长啦,小别胜新婚啦!”

  “呸1海爷爷,你真是老不正经!”

  “呵呵!陈皮,咱们出去走走吧!”

  “好!白媚,我走了!”

  两人走出总舵大门之后,诸海正道:“咳!飞燕帮一向甚为敬畏本帮此番敢下挑战书,内中颇含玄奥!”

  “是的,我与白媚研究甚久,他们一定有人在背后撑!”

  “呵呵,不错,这正是我要你先出去查一查的主要原因!”

  “海爷爷,我会尽力的!”

  由于耽心有人潜听,诸海一直不敢呼唤陈皮之名,只听他又道:“咳!珠丫头想见你一面,你有空吗?”

  “有的,海爷爷,我已经与白…”

  “咳,我瞧得出来,她的眉梢已散,又急于和你成亲,我已心里有数,先击败飞燕帮再说吧!”

  “海爷爷,珠珠那儿请你帮我美言几句!”

  “呵呵!你放心!丁威颇谙面相,早已瞧出你有多房室之命,珠珠心地善良,她早已心中有数了!”

  “海爷爷,我并不是存心要如此的!”

  “呵呵,你忘了我告诉你的那句‘凡事看开些,笑口常开’吗?一切全是缘份,顺其自然吧!”

  “多谢海爷爷的教诲!”

  “对了,你的武功练得如何了?”

  “很理想,不过…”

  “不过什么?”

  “海爷爷,我不慎把‘屠龙匕’遗失了!”

  “啊!怎磨可能呢?”

  陈皮红着脸将“屠龙匕”被“销魂西施”夺去的情形说了一遍!

  诸海神色大变,道:“难道会在她的身上?”

  “海爷爷,你在说什么?”

  “此事与你无关!‘销魂西施’的武功如何?”

  “很高明,足列超顶高手之林!”

  “这…咱们回去吧!你别忘了去找珠丫头!”  陈皮进入珠珠房内之后,只见珠珠正在房内练武,立即说道:“珠珠,打拢你练武,真失礼!”

  珠珠一见他来访,喜不自,忙倒茶脆声道:“陈皮,请喝茶!”

  陡皮凝视她半晌,关心的道:“珠珠,你瘦了?那儿不舒服!”

  珠珠身子一震,摇头道:“我很好呀!可能是忙于练武之故吧?”

  “那就好,珠珠,这阵子我一直没有来陪你,真抱歉!”

  “陈皮,我知道你很忙,飞燕帮既敢挑战,必有所恃,你一定够忙的,不过,别累坏了身子!”

  陈皮感动的搂住她,柔声道:“谢谢你的关心,我会保重的,珠珠,我方才曾与海爷爷提过,在击败飞燕帮之后,咱们立即成亲,好吗?”

  珠珠惊喜万分的“啊呀”了一声,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张娇颜羞得抬不起来!

  陈皮瞧得心儿一,轻轻的吻了她一口!

  珠珠却烈的回吻着。

  陈皮受宠若惊的吻着她,双手在她的背部爱抚着。

  珠珠柔顺的任心上人爱抚,双目缓缓的闭上了!

  陈皮见她如此的柔顺,轻柔的道:“珠珠,今天可以‘那个’吗?”

  珠珠羞涩的轻轻颔首,立即关上窗,放下帘布。

  陈皮欣喜得双手微颤,匆匆的光身子。

  珠珠下靴,放下榻前的帘布,钻入榻上!,

  立即传出一阵“悉索”的衣之声音。

  陈皮面对这种正宗古典的夫合体前奏曲,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一颗心儿立即剧跳着,榻上的悉索声音停了!

  陈皮悄悄的钻了进去。

  珠珠赤着身子,面向墙壁侧躺着。

  陈皮躺在她的身边,伸出颤抖的左手,轻轻的将她的身子扳了过来,柔声道:“珠珠!我陈皮绝不负你,皇天…”

  珠珠以手捂住他的嘴,柔声道:“皮哥,别发誓会应验的,咱们自幼青梅竹马,我信得过你!”

  说完,自动将身于贴了过来。

  两张嘴再度粘在一起了!

  雨颗剧烈的心,紧紧的共鸣着!

  陈皮在她的身子上游动着,指尖清晰的感受到她的颤抖及兴奋!

  盏茶时间过后,陈皮轻轻分开她的双腿“头”对准微汩津口,缓缓的向进!

  一寸,二寸,三寸!…

  紧,紧,好紧…

  颤抖,颤抖,轻轻的颤抖…

  好不容易,全部入了,

  陈皮却诧异的发觉“头”居然没有顶到一团柔软的东西(心),他不由略加力气往里一顶!  有顶没有到,仍是扑个空!

  他开始轻轻的动着!

  半截,进全截!

  连动百余下之后,珠珠的处女惭形松,它在进出较方便之下,立即逐渐的加快速度了,

  “啪…”的声音终于急骤起来了!

  珠珠的娇声音更加急促了!

  可是,那“头”仍然找不到“降落点(心)”!

  陈皮不信的加重着!

  布幔剧烈的晃动了!

  珠珠开始生硬的扭动了!

  可是,却未听她哼出半声!

  陈皮继续冲剌着!

  半个时辰,足足的过了半个时辰,珠珠终于低“晤”了一声,全身也同时开始颤起来了!

  陈皮不由大乐!,

  更令他乐歪的是他的“头”居然碰到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了!

  那东西一碰上“头”之后,自动的包住“头”一股酥软温烫的销魂滋味,使他在连冲十来下之后,停了下来!

  他自动“投案”将“头”由那团“软海棉”处理“软海棉”包住“头”之后,珠珠“哎唷”低叫一声,全身一阵哆嗦,立即身,一股股的立即将“头”包住!

  陈皮闷哼一声,神色一变,忙要气运功!

  可惜“头”已经不听他的指挥了!

  一股股的而出!

  “头”颤抖着!

  “软海棉”哆嗦着!

  两人全身哆嗦着!

  半晌之后,一切恢复平静!

  陈皮道:“珠珠…你好…好…”他居然得不知该如何形容了!

  珠珠微微一笑,拿着纱巾轻枉柔的擦去陈皮额上的汗珠!

  “珠珠…谢谢…你…”“皮哥…你太客气了!”

  “珠珠…你练过…那种功夫吗?”

  “没有呀…是不是…你不…”

  “不是…不是…珠珠…你别猜…我太快乐了…”

  其实不但陈皮不知道,就是珠珠她自己也下知道竟然拥有万中难寻的“隐形杀手宝

  那心必须在她即将达到高之际才会出现,而且一出现定必马上令“头”呼吸困难,乖乖的投降“货”

  陈皮一直在她的身上伏了盏茶时间之后,才依依下舍的爬起身子,道:“珠珠,你休息一下吧!”

  珠珠微微一笑,伸手自下取出一条“落红片片”的纱巾,爱惜万分的对折起来,放在一旁! 

  陈皮见状,心儿再度一颤!

  他一见珠珠要起身,忙低声道:“珠珠,你刚‘那个’,不宜马上起来,你好好的休息吧!”说完,匆匆穿上衣衫离去。  第六天午后时分,两名青衫老者跨马疾驰到风云帮总舵门口,下马之后,迅速的入厅晋见陈皮。

  盏茶时间之后,总舵内上千名高手及婢女各依职位排列在前院青石地面的两侧仰首望向大门。

  陈皮及简白媚并肩立在大门口!

  突听山下传来一阵长啸,那啸声高亢又悠长,简白媚神色一喜,低声道:“爹娘抵达山下了!”

  陈皮立即将右臂朝上一举!

  立听一阵密集的“砰…”及“咻…”声音传了出来,空中立即现出一团团眩目的烟火光芒!

  半个时辰之后,烟火停止发了!

  院内弥漫着一股烟雾及呛人的火硝味道!

  蹄声骤响,两匹黑色高头健骑驮着一辆华贵马车驰到了大门口,陈皮及简白媚忙跪在地上,齐声道:“恭爹娘!”

  “嘿嘿,龙儿、媚儿,起来!”

  珠帘一掀,一身青衫,相貌俊逸,神色骛的简坤江牵着一身青衫,相貌丑陋的倪玉仙飘下马车!

  院中诸人整齐划一的跪伏在地,齐声道:“恭帮主暨夫人!”

  语声如雷,迅将院中之硝烟震得一阵翻腾!

  简坤江心中一动,沉声道:“风云际会!”

  倪玉仙会意的应道:“万教臣服!”

  “唰!唰!”两声,未见他们二人掠动,身子已到院中,只见两面人的身形疾闪,迅即各使出一套掌法!

  陈皮心中一凛,仔细一瞧,立即发现简坤江正在施展“潜龙掌法”倪玉仙则在施展“飞龙掌法”

  院中硝烟迅即被二人的掌劲到二人的头顶丈余高处,随着二人熟练的招式身法不断的滚动着。 

  “哇!好湛的合击身法喔!”

  陈皮全种贯注的瞧着!

  突听一声震耳的爆响,那些硝烟倏然被震成数万片淡烟,迅即被风吹得消失不见,午后的再度照耀在院中。

  简坤江二人收招停身,脸不红气不的相视一眼!

  两侧帮众轰喝道:“风云际会,万教臣服!”

  简坤江夫妇得意的仰首哈哈大笑着!

  笑声未歇,他们二人已并立在厅前,只听简坤江朗声道:“飞燕帮不自量力,飞蛾扑火,本座誓必予以痛歼!”

  立听首席护法林荣裕高声呼道:“帮主万岁!”

  众人振嗓齐呼“帮主万岁!”

  林荣裕再呼道:“夫人万岁”

  众人立即振嗓齐呼:“夫人万岁!”

  林荣裕高声呼道:“风云帮万岁!”

  众人跟着呼道:“风云帮万岁!”

  简坤江俟呼声歇后,朗声道:“各位护法及巡察入厅开会!”

  “是!”半晌之后,简坤江夫妇端坐在首座,陈皮及简白媚陪坐在两侧,十二名护法及三十名巡察依序坐在两侧。

  诸海已然退隐,因此并未出席。

  简坤江沉声道:“各位,飞燕帮胆敢向本帮挑战,必然邀有高手,本座已拟妥赴战之对策。”

  “三十名巡察在会后各率十名高手前往各人督导的分舵,挑选五十名高手在中秋节午时前抵达海宁分舵。

  “总舵留守二百人,由媚儿及三位香主指挥,本座及夫人届时率领九位香主及五百名高手前往会合。”

  “嘿嘿!以二千余名高手对付千余名帮徒的飞燕帮已是绰绰有余,各位还有没有其他的问题?”

  众人立即齐声道:“遵令!”

  陈皮突然起身,走到厅中,行礼之后,朗声道:“爹,为了深入了解飞燕帮究竟有那些帮手,请准孩儿前往一探!”

  众人不由肃然一敬!

  简坤江却一时沉不已!

  突见林荣裕起身朗声道:“启禀帮主,少帮主身先卒行,豪气凌云,属下愿意跟随前往!”  wWw.lUoBoxS.coM 
上一章   道遥快枪手   下一章 ( → )
道遥快枪手是松柏生的小说作品,萝卜小说网提供道遥快枪手最新章节完整精校版,萝卜小说网第一时间为书友提供道遥快枪手最新章节,尽力最快速更新道遥快枪手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版网。